厉尽凡尘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那阵风吹过】一

纷繁人间千万世事,人生匆匆不过数十载。面对千万世事,我们该铭记什么?又该忘记什么呢?

生是偶然,死是必然。生与死,除了那么几声欢呼、几阵痛哭之外,便再没有别的了。那么生与死之间的生命呢?

沉香,是一种药材名,属药瑞香科植物;性味苦温无毒,功用降气温中可治多种疾病。花语:不明的爱,暗恋。

周一仙躺在他那太师椅上,扇扇蒲扇,晒晒太阳。这天他很是清闲自在,他早已打算这样过了。没事炼炼药,出去算算命,有点小钱,挺舒服的日子。无聊的时候还可以找找自己那可爱的孙女小环玩玩,还可以逗逗自己那傻蠢的徒弟决明玩玩。想想就是那么自在,那么让人羡慕。想想都开心,周一仙不襟笑出声来了,自己比那个在渝都的老头了幸福多了!可是他还是放心不下那个傻蠢的徒弟啊!他是真的傻啊!
“啊!师傅,有人啊!,躺在那里”他那傻徒弟在那叫他。
他烦了,这个徒弟总是大惊小怪的。动不动就是这样子可他还是习惯了这样,习惯性回了一句“活的还是死的?”他知道这是废话,但,总归是习惯了。习惯就行习惯了呗!
“半死不活的。”顿时他有兴趣了,一脸兴奋的他最爱的就是遇见这种人啊。这正是体现自己医术高明的时候了!哈哈哈哈!(初夏:臭不要脸的人!周一仙:你说什么了。初夏:(๑• . •๑)我有说什么吗?周一仙:……)
“还能救活吗?”他那傻徒弟正背着一个人过来。
“你。。。这速度真快啊!”他看着这徒弟真的快要无言以对了!扶了扶额头。指了指屋,“快放进去吧。”他这个徒弟总是动作比话语快啊。
看着床上躺着的人,他总觉得这衣服。。。这衣服咋那么熟悉,好像在哪里看过啊?怎么想不起来啊!老了老了!(初夏:确实是老了(๑• . •๑)。周一仙:你……初夏:等等,你重点好像错啦!!!周一仙:好像是!初夏:-_-///)
决明看着自家师傅若有所思的样子,感觉自己也得学学,可自己看不会啊!真的不知道怎么办?“师傅,可还有救?”他胆怯的说,他怕,他总是让师傅生气,他学不好也学不会。
周一仙也不知道如何回答一个问题,他不好相信,这个孩子竟然还有气息。且不说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还穿过自己设的结界,本就活不成。竟然还有种蛊毒,身上那一剑伤,那内伤本就要了他的命。他不知这孩子是如何活下来的。他也不想管这些理由。但他知道,凭那个孩子有那种求生的欲望,他就想去救他,一定要救活。他不想在失去这个机会,他已经失去过了,失去了那个机会也失去了自己的儿子。也让小环永远的失去自己的爹这是他最对不起小环的事情了。
“师傅?那个,还……”
“能!”
“真的?”
“对。”周一仙不知道怎么了,他对这个孩子真的很感兴趣,真的,真的特别想要他活着。
“快去那我的银针来。”
“好嘞!”决明,干劲十足。他还以为师傅不会救了。真的太好了,太好了。他也可以救一个人了,他也可以了!“娘,我也可以救人了。”他当初来跟着周一仙学医就是为了救人。当初如果自己会医术,自己娘也不会。。。干嘛想这么多呢!救人要紧!救人啊!
这几天,周一仙几乎忙的不可开交,但,让他可喜的是,他那傻徒弟,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原来,他没有那么傻啊!嘿!自己眼光独到啊!
看到床上的人气色有所好转,心里的石头也放了下来,自己可以休息一下吧!嗯!让那个徒弟看着吧!也该让他好好学习学习了!
决明正从外面进来,身了个懒腰。太好了,太好了。此时他心里是这样开心。原来救人是这样啊!正打算他走过去看看人如何了!但,他惊奇发现床上的人睁眼了。他在那一刻几乎要疯了。活了!活了!他几乎要哭了。他走过去,想确定自己有没有看错了。没错!没错!他觉得自己快不知道怎么说话了。也许是娘的死,给他带来了打击,他只要看着被救活的人,就是一个激动啊!
“怎样了?”他抑制自己的哭腔。
“嗯,还好。”
“还好,还好,还好就行。”简单的还好,他也是高兴的。
“这是哪儿。”床上的人有气无力的问着。
“这是我师傅家呀!”决明一本正经的说。(初夏:……,你确定他知道你师傅家是哪儿么?决明:(๑• . •๑)不知道吗?初夏:额。。。-_-///,看来傻的本质是没有变的。)
“我去叫我师傅来,你等着。”决明几乎要用自己这辈子最快的速度飞奔出去了。
没过一会儿,周一仙进来了。他那眼睛里全是泪水,红着的双眼已经证明他听到这个消息的反应了。
“孩子,那个,那个,那个。。。”周一仙已经激动不到该如何说话了。“你还记得你是如何摔下来的?”
“我是摔下来的?”少年满脸疑惑。
“对对对,我就死在山崖下发现你的!”决明一脸这是真的绝对是真的的表情。
少年眯了一会,“真的不记得了。”
“没关系,记不记得住都已经没有关系了。”周一仙说到。
“等等,我这里有一样东西是发现的你的时候,你手机紧紧拿着的,貌似对你很重要的样子,”说着便从衣袖里拿出蓝色的发带,递给了少年,“看看这是不是你的。”
少年用尽自己最大的力气把自己从床上支撑起来。少年拿过发带,上面一个大大的“凡”字,仿佛刺疼了他的心,为什么会这么难受。
——————
“这是给你的。”
“我的?”
“你喜欢吗?”
“嗯,很喜欢呢!这是我收到最好的生辰礼物了。谢谢呀!”少年看着大点满心欢喜尤其是那个大大的“凡”字。他知道这是他绣的,虽然没有绣好,毕竟是个大男人嘛!想着便笑了起来。看着年前的少年笑了,男子也笑了。“喜欢就好。”
“能帮我带上去吗?鬼厉哥哥!”
“好!”
——————
这个画面出现在少年脑海里面,“鬼厉???是谁阿??”少年轻声嘟囔着。
“这么了,想起什么了吗?”决明看着少年。
少年摇摇头“没有。”
“嗯。”决明有些失望了。(初夏:貌似有人被遗忘了。周一仙:-_-///决明啊,你到是注意注意我啊!)
“那个,救命之恩没齿难忘,我能做些什么吗?”少年看着屋里两个人。
一阵沉默。决明望了望周一仙,看着他那皱着的眉头,他好像知道着师傅的想法了只是碍于面子不想说。
“师傅其实很想收徒弟的,你看呀,我这么笨,老是什么都学不好啊!”周一仙故作镇定,决明看着师傅,“他老人家啊!不能只有我一个徒弟吧!我可是什么都学不会啊!总不能让他老人家的医术失传啊!”周一仙依旧故作镇定。“还装,看你还能坚持多久”决明不想捅破他这师傅的小心思。
“那个我明白了,”少年便转向周一仙,“师傅。”
周一仙坚持不住了,“行行行,我就是想收徒弟,行了吧!”说要脸涨红了,就像孩子一样。
少年笑了。
决明看着少年笑了的样子,他突然有些脸红了。笑起来太好看了。这是他的反应,第一反应。
“咳咳,”为了缓解尴尬,周一仙咳了声。看了少年,“你看你,啥都记不住了。不如重新开始吧!”
“好!”少年没有犹豫,脱口而出,就像早就想重新开始,就差一个人提出似得。
“不介意的话,我叫你沉香吧!闻着你身上的香味是沉香的。”
“沉香???”少年念着这个名字。
“这可是你说的!不许反悔!”
“啊?”少年还没有反应过来,“嗯,好!”
“师傅又占便宜了。”决明看着,一脸嫌弃的说。
“臭小子,你说谁!!!”
“反正没说你!”你字决明拉的很长,故意说的。少年又被逗笑了,决明发现自己真的不能看他。他要是个女孩子,这得迷晕多少少年阿!(初夏:也包括你吗?(>^ω^<)决明:嗯。。。好像吧!(๑• . •๑)初夏:愿鬼厉大大不会杀了你。祝你好运!愿上帝保佑你,阿门。~@^_^@~)
“那个我的药材也做的差不多了,再休息两天天我们就回去吧!”周一仙故意扯开话题。
明明都是我弄得干嘛!决明真的欲哭无泪啊!只能回应一声,“好!”
“那个沉香啊!你也得把你这套衣服换了吧带着血总归是不好的。”
“嗯,好的那我换了穿啥???”
“这套吧!”不知道周一仙从哪里翻出来一套衣服。“这是谁的啊?管他的呢?反正我感觉挺适合你的。”
“哦!”
“穿上看看吧!”决明一脸兴奋。干嘛自己那么兴奋啊?奇怪啊!
当沉香穿的新衣服出来,决明看呆了。深蓝色,趁着沉香的肤色白皙,看上去少年意气风发的样子。要是是个女孩就是仙女下凡了吧!我去,我怎么想这些啊!我这是怎么了!

两天不长也不短,就这么过了。周一仙收拾好了东西带着沉香和决明离开了他那个秘密结界里。一路上沉香有些放不下。有什么放不下啊!突然意识到,“还有条发带没拿走。”为什么自己这么在乎那条发带啊!可真是奇怪啊?沉香笑了笑。

再周一仙离开后,一个黑子男子来到这里。斗篷的帽子遮住了他的脸看不清,他的样子。他走进屋里,发现了一根蓝色的发呆,一个“凡”字。刺痛他的心。
“小凡。”男子念着这个名字,内心有些刺疼。“小凡,如果你还活着,我就一定会找到你。是你鬼厉哥哥对不起你啊!”男子握紧这根发带,流出了眼泪。
“副宗主。”一个人看着男子出来。
“会狐岐山吧!人不在这。”
“好。”

“师傅我们去哪里啊!”决明一脸茫然。
“随风吧!风去那我们就去哪儿”周一仙说到。沉香一言不发的看着他们。头上绑着的蓝色发带随风飘扬。一个“凡”字绣在上面。
沉香啊!新名字!新生活啊!能一直这样吧!能这样吗?
——————————
完了,写完了啊!好累啊!以后还是三天一更吧!日更我怕是在做梦吧!(ps:初夏是我啦!一个爱吐槽的女生!)

评论(3)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