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尽凡尘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今夕何夕 上篇【试水】

         今天鬼厉带着张小凡开到了一片竹林里。说实话,鬼厉只是顺道来看看这个老友的。说老友,其实也不是很熟悉,有过交集罢了。

         他带来的张小凡却像个小孩子似得牵着他的衣角,他仿佛对这个地方感到害怕。他真的是个孩子啊!虽然看着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内心却是个八、九岁孩子。这是鬼厉最担心的事,自从他醒来之后就像这样了,他忘了,所有的都没有记忆。他仿佛只记得八、九岁之前的事了。
“大哥哥,我们别去了吧!”
“为什么?”
“我怕黑。这里真的好黑。”他仿佛要哭了。委屈到。
“不怕,这里面有人家。今天我们就去他家休息。”
“可我真的怕。”
“那你就别牵衣角了,牵我手吧!”
“嗯。”
不知怎么了,张小凡牵着鬼厉的手,聪他手机传来的温暖让他有种安心的感觉。

         虽说现在是白天,可,这竹林却有种阴暗的气息。当鬼厉来到一间小竹屋前,一个白衣少年做在那。
“哟!你这个青云门的大弟子怎么来我们这里?”
“我已经不是青云的。”
“哦!我忘了,你早就不是了。说来着里干嘛?”
“找六尾。”
“对不起,六尾哥哥今天不在。”少年不屑的说到。
“你没说实话吧!”
“我说不在就不在,你这人怎么这样,听不懂人话吗?”少年似乎有些生气。
“我听的懂人话,但我听不懂狐狸说话。”
“你。。。”少年真的被激怒了。二话不说朝着鬼厉进攻。可他还没有反应过来,一把剑就对准了他的喉咙。
“你打不过我。”鬼厉淡淡的说。
“。。。。。。”少年看着他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的确,他打不过他,他可是万剑一的徒弟啊,凭自己这点攻击怎么能打赢他。
“大哥哥好棒啊!”小凡高兴的叫到。
这时少年似乎才发现他。“他醒了。”少年满腹狐疑的看着他。
“不然你以为我开这里干什么?”
“好了,小七。让他进来吧!”屋里的男子说到。
“既然都这样了。那就请进吧!”小七真的不想说出这句话。他讨厌他,真的。虽然他醒过来了,可真的不管怎样,小七还是讨厌他。说什么都是因为他。
“我先进去,小凡就在外面等我吧!”
“那大哥哥要早点出来哦!”
“嗯。”
“嘿嘿!”小凡笑着。看着鬼厉进去。当鬼厉进去之后。他,马上就盯着小七,仿佛要把他吃了。小七感觉特别不自在,当小凡那么看着自己。
“说,为什么要打大哥哥!”小凡嘟着嘴,气呼呼的对着小七说。
“我这,我。我有没有打到他。”
“不行,不管怎样你都打了。”
“我。。。”小七这是彻底无话可说了。
“打大哥哥的都是坏人的。”
行行行。怎么样我都是坏人行了吧!
“那个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小七轻轻的说着。
“哈?我记得啊!你就是刚刚打大哥哥的人。”
我去啊!不是这个啊大哥!小七想这样说,可话到嘴边时却变成“我不是说的这个。”
“那是什么啊?”
“我啊!小七???”
“我还老七呢!”
好吧!这是跟我杠上了啊!算了!
可小凡却没有想放过他,一直用那双仿佛要吃掉他的眼睛看着他。小七被盯着不耐烦了。变成原型逃跑了!是的,他是打算这样做。可下一秒他后悔了!张小凡追了上来。
我的小祖宗,我错了还不行那!以后不打你的大哥哥还不行吗?

此时的鬼厉和六尾正在屋里聊天。
“喝茶吗?”
“不喝。”
“老样子啊!你来不知是想让我知道他醒了这么简单吧!”
“嗯。”
“看他那样子。应该是有后遗症吧!他记不住事情了!”
“以前的都没了,准确的说是只有八岁以前的事才有印象。”
“八岁的心智,八岁的记忆。你现在像是在带儿子一般。”六尾差点就没忍住喷了出来。
“说正经的!”鬼厉说。
“你也应该知道。现在的他虽然醒了可,诛仙剑的威力你也清楚。当初替你接下那一剑,虽然你没有受伤,可,不是也受到了波及吗?”
“我。。。”鬼厉想到当日,他真的,这一辈子都没有那么心痛过。
“虽然魂魄还能聚在一起,让他苏醒。但是,诛仙剑对魂魄的伤害却很大。现在能稳定也是个奇迹了吧!你可要想清楚了!”

鬼厉沉默了,他没有说话,他内心很复杂的。他不知道,他只希望他能活着。可自己却没能保护他。他活了过来,但他忘了,忘了哪些和自己以前的经历。属于他的张小凡已经不在了。

“还放不下吗?”
“早就放不下了。”鬼厉苦笑着“我不清楚,不明白从几时起,感觉他对我那么的重要。能看着他笑,就是我活着的意义。我不奢求什么了。”
“痴情啊!可我告诉你他能记起来。你信吗?”
“你真的能?”
“不能。说笑的!但他似乎会想起来,似乎又不会。照他现在的情况下去吧,我也不清楚的。”
“何来比说?”
“碧瑶的合欢铃,去青云之前给他的。碧瑶会算天术,算到了他的劫数。也就是你。只要他那天不去青云,他就可以度过。他终究是放心不下你的。就算你做的那么绝情。”
“他那么做都是故意的!”鬼厉不相信。
“他那么就确实是故意的,那天必须死一个人。不然死的就不只整个青云的人了。虽然他是鬼王宗的人,你不要忘了鬼王宗可不是都和鬼王一个样!”六尾说着,停了下来。和了一口茶。“还要听下去吗?可能你承受不住。”
“说。全部说完。不管多。。多。。坏的情况。”
“好吧!既然你如此,那我就不妨把我知道的全部说出来了。”
六尾放开了心开始讲述:“小凡他来你青云的目的是盗取诛仙剑。他的计划的第一步就是接近你。不仅因为林惊羽在那里,可以里应外合。还因为你是万剑一的徒弟,在祖师祠堂镇守诛仙剑。只有接近你,获取你的信任,盗取诛仙剑就方便了很多,但是他没有想过伤害你,他只是为了诛仙剑而已。没曾想。。。”
“没曾想喜欢我了。”鬼厉苦笑着。
“对啊!没曾想喜欢上了你。碧瑶在他上青云时就嘱咐过他,不要把感情用多了。甚至还用绝情蛊来牵制他。因为碧瑶知道,她算出来了小凡会在青云喜欢上一个人,但,那个人确是他的劫数。你知道的,碧瑶也喜欢他,不想让他受伤的。那天没有阻止的了他去青云,恐怕是碧瑶这辈子的痛,她明明都把那个秘密藏的很深了,没想到还是被发现了。就让他知道了你那天赶他走的原因了,可他,他的心早就在你这里了。又怎么会放弃你啊!他说他现在做的事对不起碧瑶,更对不起你,但是他不去做就更对不起天下苍生了。死他一人与死千千万万的人,到底谁更重要啊!他说,你也应该很清楚的。”

听到这里,鬼厉依旧没说,他懂他的。虽然是鬼王宗的人,可他的心里却是系着苍生的。他不一样啊!他有时会为了自己的事情做一些自私的事情,可大多时候都在为他人考虑。为了天下苍生,他只有放弃和他在一起的机会,只有放弃他,不得不放弃。当那天他出现在青云的时候,他就懂了。自己的所做所为改变不了他,所以看见他来的时候,他的内心是惊讶的,当初的他没有考虑到这里。碧瑶当时也是一样的惊讶吧!当时他也回头看着碧瑶的。她那副不相信的表情,不相信他为什么回来吧!

“那天晚上,你记得住的。那天你为了就他消耗了灵力,你在祖师祠堂休息。那天晚上,他有机会盗取诛仙剑的。可他没有,他犹豫了。那天他回到我这里的时候对我说,他怕了。他怕盗取诛仙剑之后你会收到青云的惩罚。他真的没有怕过,从八岁看见炼血堂的人杀害自己的亲人时有过害怕,从此之后他真的就没有在怕过任何事。除了你,只有关于你的事,他是那么的害怕,害怕失去你,那天晚上,我仿佛又看见了八岁的他,独自躲在角落里哭泣。我想,那时他便把你放在心上了,他喜欢你要比你喜欢他还要早些。”
“他喜欢我,比我喜欢他还要早。”鬼厉真的被刺激了,原来,原来他这么早就喜欢自己,自己竟然没有一丝一毫的察觉。那小凡在等他承认自己喜欢他时,他的内心有多煎熬。身为鬼王宗的人尽然喜欢青云的人。

“我也对你说过,碧瑶用绝情蛊牵制他。那几天他就在这里,碧瑶也来劝过他,叫他不要坚持下去,你们两个在一起没有结局的。可他不听,他宁愿受蛊毒,也不想放弃你。我也劝过他,让他不要回青云了,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很容易被拆穿的。他说,不会的,你会帮他开脱的。”
对,鬼厉确实帮他开脱了。但他以为小凡只是被某个女孩伤了心,却没想到是因为自己,那天晚上的话,分明是对自己说的,他感觉到自己真笨,竟然没有听出来。如果听出来了,他是不是会好受些啊!那天看到他那样虚弱的出现在自己面前,当他晕到在自己怀里,他真的感觉到内心仿佛被什么揪住,那时他只是认为自己对他的关心只是师兄对师弟的关心罢了。他觉得他那样想真的,真的让他好伤心啊!他现在只有谴责自己的份,哪有对他说的机会啊!

“我也不清楚啊!他为什么这么相信你呢?”六尾感叹到“他变得越来越不像他了。从他回到青云之后,我就没有收到他的任何消息了。直到两个多月后,他回来了。并且很开心,那种开心的感觉,我从来没有见过。他拿着你给他的铃铛,笑的可灿烂了。从他来鬼王宗之后,我就再也没见过他那种笑容。他几乎要把碧瑶给他的铃铛给扔了。他对我说,你承认了,还送了他这个铃铛。他就天天带着这个铃铛,时不时拿在手上晃给我看下。我感觉那时是他这八年来最幸福的时候了。他说他这几个月忍受蛊毒的痛苦没有白受。我问他需不需要解,他说,不必了,这样挺好的。就这样死了,他也心甘情愿的。可半个月后,当我接到你给我的信,让我去青云山下接他回来,说真的,我看见你的时候真想一刀给你捅过去。”

“我当时是为了就救他才放他的。我不知道这样对不对。我也不知道你会这样想我。”鬼厉终于发声了,他慢慢解释到。
“我知道啊!我知道的也很晚了。一个给了他希望,又同时给了他绝望的人。你对他的伤害真的很深啊!那天我接他回来的时候,他那绝望的眼神真的让我都感到伤心。我可是养了他十年的,我对他那种绝望也是感同身受的。”六尾有些说不下去了,喝了一口茶。他平复着自己的心情。“我想知道他那时在想些什么?知道了我又能怎样呢?”
“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我。。。”鬼厉第一次不知道该怎么说话。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除了对不起你还知道什么?现在说这些都有什么用呢?”六尾在那里大笑的说到。“你知道吗?当时的他,已经抑制不住蛊毒了。但是还是忍着痛苦,跟你站在一起说话。你当时哪怕说一句骗他的话都可以的!不是吗?赶他走就一定要用这种方式来刺激他吗?”六尾真的有些控制不住情绪了。“他在这里吐着一口又一口的血时,我当时有多手足无措,你知道吗?”六尾几乎是吼着说完的。
而此时么鬼厉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一样,低着头,一声不吭的坐在那里。

屋外的张小凡听到屋里大吼,便握着小七的尾巴走过去。却被结界给弹开了。“什么秘密嘛!还不给人听了?”小凡生气道。那张气呼呼的脸,小七看着笑出声了。“再笑,再笑就剪掉你的尾巴,反正这么多少一根也无所谓的!”顿时小七用它那小爪子捂住了自己的嘴。大哥,一条尾巴就是百年的道行啊!你这是要废我道行那!

“你知道吗?之后他就躺了三天。三天都在发烧。还不停的叫着你的名字,还不停的说你为什么要骗他,为什么要利用他。他不甘心啊!我也很想知道你那天到底对他说了什么呢?你说啊!你到是说啊!”六尾真是没有忍住,带了十年,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自己的孩子受欺负了,做父亲的就要弄个明白。
任然做在那里的鬼厉张了张嘴,可还是闭住了。他说不出口,真的说不出来了!
“说啊!这么不说了?当时你是怎么说的,现在却说不出口了?啊?怎么了?当时的话就不能再说一遍了?还是你现在心虚了?”六尾一向认为自己脾气很好的,可在这件事情上,他,终究不行?忍了快两年了。憋了那么久,自己从来没有憋过这么久的话。“你知道吗?要不是碧瑶从鬼先生那里求到解药。你现在还能看见他在你面前活蹦乱跳的?碧瑶也说了,你这个人不值得让他那样对待。那个小子在感情方面是个榆木头,碧瑶这丫头从小就暗示那么多次自己喜欢他,可他任然是没懂啊!可就是你,怎么偏偏是你啊!他却那么上心啊!醒来之后的他,就那么躺着,两眼空洞,毫无生气。平时那么爱笑的孩子竟被你害成那样子。躺着那几天没有吃过一口饭没有沾过一滴水。一个十六岁的孩子,还处在懵懂无知的阶段就这样被你伤害了。所以当我知道碧瑶算天算出来的结果时,我也就不想告诉他。可仿佛是天命难为,他那天还是误打误撞的去到了碧瑶的密室里,那密室只有碧瑶一人知道的。他还是看见了那结果。他还是放心不下你的,对我说了那番话之后就去了青云。之后的事我想你比我更清楚吧!我对你说这些话不为别的,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你到底欠了他多少?你到底又做了多少对他好的事?你到底有没有爱过他?”六尾真的不想再说下去。他真的控制不住了。等他平静下来之后说道,“其实我也有错如果不是我教他哪些道理,他也许自私些,也许会不顾天下人,只会救你一人。对他来说你就是他的全部了。我这个养他八年的师傅都算不上啊!”六尾感觉就像是在对人发牢骚似的。之后便饮了一口茶久久不发话。两人就坐在那里,时间仿佛静止了。

“我知道,请你放心。”鬼厉一句话打破了沉闷的气氛。
“知道就好。”六尾说道。他站起来便向屋外走,开到门前,打开了房门。看见现在院子的张小凡,他对着六尾傻傻的笑着。“他和以前一样,还是那么调皮,至少还是八岁时的他!”六尾说着,语气带着些伤感。鬼厉看着他,确实,八岁的他是那么顽皮的。一身天蓝色的衣服上全是泥土,还有脸上,甚至他手里狐形的小七也是泥土。
小凡举起小七,对鬼厉笑着说:“大哥哥,我们今晚吃烤狐狸如何?”小七此时内心是拒绝的,不管是以前的他,还是现在的他,他仿佛都是自己的克星,怎样都逃不过他的掌心,这就算了,现在还想要吃他,他这个执念还是没有放下啊!
“吃其他的吧!狐狸不是很好吃的,”
“是吗?”小凡有些犹豫“不管,小凡就要吃狐狸。我不管,不管嘛!”带着撒娇的语气对着鬼厉说。
“。。。。。。。”鬼厉有些不知道该做何回答,因为以前的他没有这样做过。
“烤兔子好吃的,要不?”六尾有些看不下去了,这个孩子刚来他这里时就想烤了小七来吃,现在还想,还真是拿他没办法了。
“好吃吗?”
“好吃的。”
“没吃过,你不许骗人。骗人是大坏蛋。”
“好,没骗人。骗你我就坏蛋。”
“拉勾,拉过就不许骗人了。”
“好,拉勾。还有,把衣服换了吧!这样不是乖孩子的。”
“好的。来吧!拉勾勾。”
看着这样的画面,小七真的很羡慕他啊!师傅仿佛把他所有的温柔都用在这个人身上,他对自己从来就没有过这样,连个笑脸都没有给过自己,自从那天后。

换过衣服的张小凡来到鬼厉面前,转着圈的看着自己这身衣服。“好漂亮的衣服啊!大哥哥你看,是不是很好看啊?”看着他穿着这身衣服,对着自己笑。他好像看见了自己第一次见到他的场景,也是这件衣服,也是同样的笑脸出现在他眼前,那双眼眸,从那天起他就没有忘记过,已经深深的刻在心里了,怎么能忘记呢?
“嗯。好看的。”鬼厉回复到。
“嘻嘻!那就吃饭去啦!”小凡说完,就蹦蹦跳跳的去吃饭了。
是啊!你最好看了。他很喜欢看见这件衣服,是青云的常服,可是,后来他没有穿过这一套衣服了,之后的全是蓝色!但他,还是喜欢这套常服,只是喜欢看见他穿着,只有他穿着他才喜欢。

用过晚饭后,张小凡就去睡觉了,自从醒过来后,每到夜晚他身体很虚弱,很容易疲惫,很嗜睡。

鬼厉看着他睡着后就去找了下六尾,才知道鬼王早在大战后一个月后就死了,他死的那个月,碧瑶来找过他。从六尾口中还了解到碧瑶的算天术,算天,破坏了天意,当然需要有人当祭品来替算天人挡命,而鬼王就是那个祭品。也许碧瑶早就想如此做了,她恨她父亲,自从母亲去世那天开始。而现在的鬼王宗是碧瑶在负责,但是要问碧瑶在哪?连六尾也不知都现在碧瑶在哪里,他已经好久没有去过鬼王宗了,准确的说是他已经和鬼王宗断了联系。

鬼厉回到房间,看着睡着的张小凡,仿佛听到他在说“师傅的厨艺还是那么差,这烤兔子一点也不好吃啊!”他清楚,这种状况只有在他睡着之后才会出现的,一旦醒来便什么也不知道了。他走过去,捋一捋小凡的头发。“师兄,我好想和你去江南看雪啊!还有去塞北看大漠,去海外找蓬莱岛啊!”张小凡在喃喃着。
“小凡,小凡。醒醒,醒醒。”鬼厉说着,轻轻的说着。小凡好像听到了,从床上爬起来,揉揉眼睛,“大哥哥你回来啦!睡觉啦!”小凡拍拍床上的空位。
“好!”
“嗯!”又揉了揉眼睛,小凡到头就睡了下去。他很困,真的很困。

躺在床上的鬼厉睡不着,睡不着,只要一睡着他就会梦到那天的情景,每次都是惊醒,每次醒来之后都会发现自己双眼全是泪水,枕巾全是湿的。他不想睡,却又不得不睡,两年了,没有哪一天不是这样醒来的。

今晚也许又会这样吧!

他睡着了,梦境再次出现了。
————————————
至于梦境里有什么啊?我是真的不想码了,至少现在是的。码了好多天啊!我只是试水为什么还要码这么多啊!为什么还要分上下篇啊!!!!!算了算了,码吧!脑洞太多我堵不住的!写着写着我就偏离了原案,希望可以有下篇。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