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尽凡尘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只愿君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2

秦无炎跪在大殿上禀报着鬼厉的事情。

“好你个鬼厉!竟然违抗朕的命令。”万人往气的拍着龙椅说着。
“陛下万万使不得啊!不要伤了龙体啊!”一位老臣说道。
“这分明是在和朕对着干,长大了,翅膀硬了是吧!还替他说说话,不是要气死朕吗?”
“呸呸呸,陛下千万不要这样想啊!”
“来人!给我去太子宫把那张小凡给朕。。。。”
“等等陛下!”秦无炎打断了万人往的话,“微臣有一计,可以让太子殿下不敢违抗陛下的命令。”
“就凭你,朕凭什么相信你?”
“此次来向陛下禀报,微臣就已经和太子殿下不在一个阵营了,陛下又有什么理由不信微臣呢?”
“到是把你的计划说给朕听听呢!”
“陛下这里人多。我怕。。。”
“全都给朕退下。”
可秦无炎还是走到万人往身旁说的。

万人往觉得这一点就很对他的胃口,这种人为何不留下来呢,比那些一天就知道大声嚷嚷的无用之官好多了。

“好!好!你这一计甚妙。比朕还狠。”
“陛下说笑了,这是微臣因尽之责。”

在张小凡身旁的鬼厉已经有三天没有合眼了,他一直守在他身旁,寸步不离。

张小凡虽然没有醒过来,但是烧已经退了。

但他还是不放心的,他这皇叔这几天竟然没有什么动静,实在是一反常态,原来发生这种事,他那皇叔总是第一个来的,现在这种状况还真是不好说啊!而这种平静,让他心生更多的不安。

“皇兄,书书和惊羽已经释放了。”从殿外走进来的碧瑶说的第一句话。
“放人了?”
“是啊!这事好像被书书的外公知道了。他外公可是四朝元老啊!父皇都要忌惮三分的人,确实不敢把他宝贝外孙曾书书继续关在牢房里。”
“嗯。”
“哥你话好少啊!”碧瑶无奈的说道。
“嗯。”

碧瑶觉得不能这样下去,于是换了个话题。
“还没醒啊?”
“嗯。”
“皇兄你觉得他还会醒吗?”
“会。”
“皇兄你这样不累吗?”
“不。”
“皇兄你还是不要这样,能说两个字吗?”
“好的!”
啊!!!碧瑶要受不了了。皇兄啊!你多说几个字又不会要命啊!

被吵醒的张小凡看见床边的鬼厉,他的第一反应就是下床跪在鬼厉面前。

“小凡,不必这样见外,起来吧!”
“不行,太子殿下。”
“你刚刚叫我什么?”鬼厉认为自己听错了,他从来就不会这样叫自己。
“太子殿下。”张小凡字正腔圆的说着。
“快起来!身子还没有好,就不必行礼了。”鬼厉想支开刚才的话题。
“这是基本礼节,太子殿下。”
“就一定要这样见外吗?”
“小凡不是见外,本来就是这样。更何况我爹是乱臣贼子,预谋弑君夺位的,是罪人。我是乱臣之子,自然不能和殿下有过亲密的接触。”
“你爹是罪人又怎样?你是乱臣之子又怎样?亲密接触又怎样?你说过我是什么?”
“你是太子殿下。”
“既然我是太子殿下,我又有何惧。这天下最后都是会我的,会怕这些事?”
“殿下还是自重的些好。毕竟这种事传出去不好,会影响太子殿下的声誉。”
“声誉。比起声誉我更在乎你,你是知道的。”
“回禀殿下。小凡不知。”张小凡知道自己再说违心之话,“殿下还是要自重好些,殿下还没有迎娶太子妃的。这万一被传出有断袖之癖,小凡是不会负责的。”
“不会负责的?那好,我现在就要你负这个责。”

鬼厉走过去抬起张小凡的头,就亲过去了。

看见皇兄轻吻着张小凡的嘴唇,碧瑶捂住了自己的嘴。不能出声,我可是公主,我可是好人家的女孩子,我什么都没有看见。我真的什么都没有。。。真的什都没。。。不行,我真的。。。干的好皇兄。(๑•̀ㅂ•́)و✧咦?好像有什么不对?

张小凡感觉到被亲了,整个人完全都楞在那里,没有任何反应。

等他反应过来,他用手推开鬼厉。无奈没有力气,不仅没有推开,还被紧紧抱在怀里了。他顿时感到无力,真的反抗不了了。

“现在传出去的不仅是断袖之癖了。那可是。。。”
“你这个无耻之徒。你下流。。。”张小凡哭诉着,不停的捶着鬼厉。
“好!我无耻,我下流。”
“你个臭流氓,你个混蛋。”
“好好好。我流氓,我混蛋。你说我是什么我就是什么。”
“以后不能再干这种事了。”
“好,听你的。”

碧瑶感觉自己不能再待着这里了,这气氛有些尴尬,对她来说。
“哟!碧瑶啊!真巧,你也在啊!我们正那算找鬼厉呢!他人呢?”迎面过来的曾书书说道,后面还有一个一言不发的林惊羽站着。
“在里面!”碧瑶指了指宫殿,“不过你们现在最好不要进去。”
?????
曾书书不解,这丫头从来就喜欢捉弄他,他才不管。

“真的不要进。。。”碧瑶还没有说完,曾书书就走了进去。

“啊!不好意思啊。打扰你们了。我这就出去。”曾书书尴尬的说道,脸上还透露出尴尬的表情。看见鬼厉和张小凡抱在一起,张小凡还在那里哭泣。曾书书心觉不妙。该死。碧瑶啊!我真的该听你的话的。

张小凡推开了鬼厉,一下就坐在床上,不停地擦拭着眼角的眼泪。
“不必。”鬼厉说道,“看来是找我有事。”
“啊!是啊!你瞧我都给忘了。”曾书书拍拍脑袋说道。
“惊羽啊!你也可以进来的!”
林惊羽一脸冷漠的走进来。
“不要板着脸啊!笑笑啊!你那天不是。。。”
“你再说一句试试。”林惊羽一把剑对着曾书书说道。
“好好好。不说不说,别动手动脚的嘛!”
“其实来啊!我就想和你商量下。。。”
“那个,没我什么事吧!我就先出去了。”话一说完,张小凡就跑出去。他最讨厌听这种商量的事情了,从小就讨厌。

现在殿外的张小凡看见碧瑶还没有走,就过去和碧瑶聊聊天,自己还没有说出一句话,就被碧瑶一句话给堵住了。
“张小凡啊!你知道我朝史上有几位男皇后吗?”

啥?他是不是听错了,问他这个问题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好。他不喜欢看书,尤其是关于历史的,他真的看不下去了。

“不知道啊!”张小凡回答着。

我去,你要我接下来怎么问你啊?

“其实上是有四位的。你懂了吗?”
“嗯。”
“也就是说,皇兄被传出去有断袖之癖也不用怕的,毕竟有先例的。”
“哦!”
“你觉得我皇兄对你还不错吧!”
“是的,挺好的。”张小凡有些不好意思了。

要的就是这种感觉。方向已被我给掌握了,等事情成功了,皇兄会怎么奖励我呢?嘿嘿!

“那不就得了呗!”
“啥???”张小凡一头雾水。
“也就是说,你可以那个啥。。。”
“啥???”张小凡更是搞不清状况。
碧瑶一直对他不停使眼神,不停的眨眼睛。
“碧瑶,你眼睛不舒服吗?”

啧!他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啊!都这么明显了啊!难道是我暗示的还不够???

不行,一定要他自己一定说不出来的。真是榆木脑袋啊!看来的是时候让他开开窍了。

“其实我吧!还有这天下的人吧!不介意会有第五位的出现的。”碧瑶解释道。
“这是什么意思?”
“额。。。就是你现在从了我皇兄,然后当太子妃啊!以后就是皇后啦!就这么简单啊!”碧瑶得意的说道。

什么!张小凡有些不知所措。

他有些慌了,怎么办!怎么办!他自己从来没有想过这些事情,这怎么可能呢?是吧!怎么可能呢?不会的!

碧瑶看见他胀红了脸。

有戏!

“我跟你说啊!我这皇兄人啊,真的不错啊!做什么事情都让人放心,关键是他对人很专一的,你看看他对你那么的好!不是吗?”碧瑶感觉有着落了,就开始给他吃定心丸了。

可谁知道张小凡捂着耳朵说:“我听不见,听不见。我什么都不知道。”还朝前面走的越来越快了。
“诶。等等我嘛!我跟你说。。。”碧瑶在后面追着。

看来是有戏的。

在吃晚饭时,张小凡根本不敢朝鬼厉看一眼。哪怕被鬼厉瞟了一眼,脸就通红了。还不停吃饭,只能用狼吞虎咽来形容了。他不想说话。他敢不乱想,只要一停下他大脑全部充斥着碧瑶对他说的话。

“嗝!”张小凡被啧噎住了。
“瞧你吃的那么急,来喝点汤缓缓吧!”鬼厉见状,递给了张小凡一碗汤。
接过碗的张小凡一口就喝了下去。
好烫啊!简直要烫掉自己得舌头了。
“我吃好了,我先回去了。”
“好。”
张小凡就跑着离开了,他不想在这再多停留那么久。他现在真的好乱。

“他这是怎么啦!”曾书书问道。
“不知道呀!”碧瑶回答道,便东张西望了。
鬼厉一眼就看穿了,就你那点小心思。做了什么我还不知道吗?
“来啊!吃啊!不然就冷了!”碧瑶缓解气氛道。
“对啊!吃饭啊!”曾书书尴尬的陪说道。

坐在床上的张小凡真的有些烦乱。他有些困惑,到底该怎么给鬼厉说啊!他知道,他什么都知道,但他也不清楚自己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哎呀!该怎么说呢?

“小凡。”鬼厉叫着。
“厉哥哥。怎么了!”
“碧瑶说的话其实你可以不用太在意的。”
“有吗?我不是因为碧瑶啊!”张小凡解释道,但又不是在解释,他只是恍惚的在骗自己。
“我看的出来,从小就这样,有什么事情在你这里就瞒不住的。”
“真的没有。”张小凡尴尬的解释到。
“真的没有?”
“真的没有啊!”
“那好,我先去找曾书书了,我们还有些事情没有商量好。”
“好的。”

可当鬼厉打算走了,自己衣角被牵住了。
“那个,以前是有男的当过皇后吗?”张小凡小声的说着。
“嗯。是有那么几个。”
“那就好。”
“还说不介意。”
“真的没有啊,我就是不知道碧瑶有没有骗我啊!”张小凡觉得更尴尬了。
“哼,还装。”鬼厉早就看穿了。
“没有啊!真的是怕碧瑶骗我而已。”
“那要不要试试被骗当第一个的感觉啊!”说着鬼厉慢慢朝着张小凡走过去了。

张小凡感觉自己要被逼着无路可走了。
“都说了不准再干了。我真的生气了!”张小凡想起自己早就对鬼厉说的这句话。
“那时是安慰你才说的。你说那个男的不喜欢那么做呢?”
“混蛋!你混蛋。”
“那就给你看看更混蛋的事。”

张小凡感觉自己被推倒在床上了。

自己该怎么办?都是自己把自己推进去的,没有人救的了自己了。

这是他脑子里又出现了碧瑶那些话——“你就从了我皇兄吧!”,“你觉得的我皇兄对你还不错吧!”,“其实我吧!还有这天下的人吧!不介意会有第五位的出现的。”完了,自己怎么想起这些话来了。

当他想起来时,却被鬼厉按在床上了。

突然感觉到嘴唇传来一阵温暖,又被亲了。脑子又出现了那些话语。可是为什么这次让自己感觉到放松呢?为什么不去反抗呢?明明很排斥这种感觉的。

算了,豁出去了。

张小凡闭上可眼睛。

他这是不反抗了吗?看着那样的张小凡,从小就不主动的张小凡,鬼厉觉得自己不表示什么都对不他这么主动了。

鬼厉慢慢的解开了腰带,脱开了张小凡的外衣。张小凡的双肩就这么露出来了。本来就要给脱完了了。

“咔叽”一声,门开了。碧瑶和她几个宫女都趴在了地上,还有个抱着衣服的宫女尴尬的现在门外。

见一直没有过来的鬼厉,曾书书和林惊羽过来就想让鬼厉动作快点。可当看见屋里的情况时,他俩惊呆了,站在原地久久不动。

张小凡和鬼厉似乎也被惊吓到了。他们刚才的一举一动都被看见了。这俩也愣住不动了。

场面一度的尴尬,没有一个人说话,没有一个人敢动。时间仿佛静止了,空气也没有流动了。一切都停止了。

还是张小凡先反应过来,推开了鬼厉。穿好自己的衣服,系好自己的腰带。低着头,红着脸,坐在床边。

鬼厉也被这一推,回过神来,咳了一两声。

众人回过神来。都感觉到了深深的尴尬。

“碧瑶,你来做什么?”
“啊!我来送衣服的,给小凡的送衣服的。”
鬼厉看看确实有一个宫女抱着一件新衣。
“衣服放下就可以走了吧!”
“还不快点啊!月牙,把衣服放好。”
“是的,公主。”
被唤作月牙的宫女把衣服放好在桌面上。
接下来碧瑶从地上爬了起来,带着自己的几个宫女跑走了。

太丢人了!

“那个鬼厉啊!还有着事情需要商量一下。不知道你不方便就过来了。”曾书书尴尬的说着。
“方便,不急。”鬼厉整理一下自己的衣服就出去了。

张小凡一下就躺在床上,用被子把自己捂的严严实实的。
“我先睡了啊!”
“嗯。”
“记得早点回来休息。”
“好的。”

可是张小凡,真的睡不着,真的。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他在床上翻滚着。睡不着,羞死了!

同样还睡不着的还有碧瑶,虽然她感觉自己对张小凡说出那些话,其实是不想说的,长大了,连自己也开始说着一些违心的话了。

看见刚才那种情况,她知道自己是下意识的推开的。她不想,她不愿意,她。。。她现在的行为,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

鬼厉其实是一早才回寝宫的。昨晚和曾书书他们聊的太晚了,就没有回寝宫。他知道他还在等他回去吧!自己也该看看他吧!

“把吵醒啊!”
“没有啊!”张小凡揉揉了眼睛,坐了起来。
“昨晚的不要放在心上。”
“啊?”张小凡有些不明白。
“就是昨晚是开个玩笑罢了。”鬼厉轻描淡写的。

什么?开玩笑的?都那样了还开玩笑,哪样才不是开玩笑的?我都那样了,他还想我怎样做吗?我又不是那种人!都已经放下了自己的戒备了,竟然只是个开玩笑吗?

“哦!”说完,张小凡立刻就把自己裹在被子里。
“怎么了?”
“没睡醒,还想再睡一会儿。”
“这都是用早膳的时辰了,快起来。”
“太子殿下,我真的很困,还想再睡一会。你自己去吧!”

刚才又叫自己太子殿下,看来是在和自己怄气,这么大了,还是个小孩子脾气。真拿他没办法。从小一不开心就和自己怄气,这点还真是没有变,越是这样鬼厉就越觉想和他在一起的。

“乖,去用膳。”
“太子殿下,小凡真的不饿。”
“听话。”
“太子殿下,小凡不饿,我真的困急了。如果太子殿下饿了,可以自己先去吧!不用管我了。出门记得把门关好。”

算了,等他气消了就行了。我先出去吧!

来着本来是回寝宫的鬼厉,这时确实从自己寝宫出来的。

进去还没有坐热就出来了。曾书书觉得此中必定有什么猫腻啊。

“怎么?我们的太子殿下这是被赶出来了。”
“没有。”
“一看就是。准是你俩又开始闹了。每次都是你输的。”
“你说他这脾气怎么会这样!”
“啊?还不是你宠出来的,不然谁敢对我们的太子殿下大呼小叫的。”
“我有宠过吗?”
“啧啧啧,还说没有,以前啊!那可是。。。现在想起来就。。。啧啧啧。”曾书书故意的说道,“不过还是算了,他你又不是不知道,气一过了什么都没有发生的。”

可是鬼厉有种不好的感觉,真的会这么简单吗?他觉得这次好像有些不对。

“什么,曾书书你说皇兄被小凡给赶出来了!!!”碧瑶很是吃惊。
“嘘!!!小声的,不要让你皇兄知道了。”
“知道又能怎么样!他还能把我吃不成。”
“那我会是死的很惨呢!”
“切!还不是自己宠出来的!活该啊!”
“你也记得啊!你皇兄好像不记得啊。”
“不记得?多半是在装。以前宠的那叫一个肉麻啊!啧啧啧。”碧瑶还不听的搓着自己的双臂。肉麻啊!真的是太肉麻了!
“也是,我觉得他是不知道自己总是在宠着吧!”
“说的好像有道理。”

现在门外的鬼厉听着这俩谈话。我以前很宠他的吗?可我不觉得啊!

其实这几天鬼厉都没有会寝宫。一是。自己真的有些忙。二是,他不知道他有没有消气。

可鬼厉还是觉得自己应该去看看,他真的认为这次怄气真的不是那么简单的。

“参见太子殿下!”月牙看见鬼厉说道。
“不必了。你这是在做什么?”鬼厉看见月牙端着一碗饭和一些菜,还有一碗药。
“都冷了还端过来做什么呢?”
“回太子殿下,这是昨晚张公子没有吃的饭。奴婢是来收拾的。马上还要给公子带些热的来。”
“这样几天了。”
“回太子殿下,大概两天了吧!就太子殿下离开寝宫那天开始的。”
“不早了,奴婢还要带些热的来!奴婢告退。”
“等等,等会儿把东西给我。我去试试。”
“是的太子殿下。”
月牙退下去了,就留鬼厉一人站在门前。

看来这小子是真的生气了。到底要气什么呢?是那天晚上的事?还是那天早上的事?

鬼厉接过从月牙手里的东西,月牙把房门打开了。鬼厉试意让月牙把门关了,先留e鹅d呃呃的的在门外。

“把东西放在桌子上就行了。”张小凡说道。
“不行,我得看见你吃了才走。”
“太子殿下就不用了吧!自己就挺忙的,何必来关心我。”
“还在生我的气。”
“没有,谁敢生我们太子殿下的气啊!他那是找死吧!”
“没错,他就是在找死呢!只是自己不知道罢了。”
“对啊!他就是在找死,可是,太子殿下你该找的是他不是我!”

鬼厉拿他没办法了,走到床边就掀开了张小凡的被子。
“起来!”
“不要!”
张小凡是背着他睡的,看不见他的脸。鬼厉二话没说就把他拉了起来。
“干嘛!都说不起来了!”张小凡有些难受。
“头抬起来,看着我!”
“不要。”

鬼厉又没办法,每次都得强制性的来。

张小凡抬起头,鬼厉看了看。

“哭了多久。”
“没哭过。”
“没哭过?你自己看看镜子,你那眼睛又红又肿的,还有没有哭?”
“我说没有就没有。”张小凡倔强的回答,就是不顺鬼厉的话去回答。
“你看看你,气色不好还不喝药。”
“我很好,不需要。”
“需不需要都要把药喝了。”
“我不喝。”

张小凡见鬼厉一口把自己的药喝了下去,他没有看错,只是鬼厉没有吞下去。

鬼厉喝了药便朝张小凡走过去,一下他他按在床上。什么也没有说,就亲上去了!

张小凡感觉到了,又来!可他竟然又闭上了眼睛。自己又在想什么。

他感觉到嘴里有股苦味。是药的味道。鬼厉这样是在喂自己吃药?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竟然全都喝了。

当喂喂完了药,张小凡一把推开了鬼厉,不停地擦着自己的嘴唇。
“混蛋,都说了不许这样做了。”
他哭了真的哭了。
“你说你这样子,还像是个将军的儿子的吗?”
“我现在本来就不是了啊!”

鬼厉看见他刚才的反应又会想起那天晚上他也是这个反应。好像知道他在怄气的原因了。他把张小凡身子转过来。
“小凡,听我说。”
“不听,不听,我不听。”张小凡捂着耳朵。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知道吗?”

张小凡不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他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那为什么不早点说。还让自己气了这么久。

“你现在身体不好你知不知道。这样是不行的,懂不?等身体好些了再来,知道了吗?”
“真的?不准在骗人了。”
“不骗你,几次都可以的。”
“真哒!”
“嗯。但要先养好身体懂吗?”
“懂。”
“那先把饭吃了。”
“好。”

张小凡笑嘻嘻的跑过去,坐在凳子上。
“厉哥哥,你也来吃点吧!很好吃的。”
“好。”

自己原来真的很宠他啊!只是以前的自己没有发现,不论自己想发火,还是想骂人,可是当着他的面,怎么就做不出来呢?真是能把自己抑制住。这个傻小子。

趴在门外的看着里面情况的月牙,她不得不佩服自家太子殿下,虽然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但是,张公子竟然肯主动用膳了。

一支箭射中了一间竹屋的围栏。

屋里的人出来拔下了箭,看看上面的文字:是时候该行动了。

是啊!是时候该行动了。

鬼厉,张小凡俩给我等着。
——————————
啊哈!皮这一下我很开心的。脑子一热就开始皮了!本来只有第二次kiss是原案里的,可就是说,其实,第二次那段是原案里的。可却又多了两次kiss,也是太放飞自我了。

接下来是来自系统友情提示:目前你还有没有驾驶证,请勿随便驾驶兰博基尼。

于是我就把火给熄了,没有驾驶证的我真的不敢驾驶了,万一出事可不好的。

还有就好好珍惜这次皮的事情吧!接下来没有皮的机会了,要有,那也是结局里的事情呢!

还有,我就是喜欢早上发!!!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