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尽凡尘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只愿君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5

碧瑶已经不清楚自己被关在自己寝宫里多久了。三天?六天?还是更久?她现在对外界一无所知,她想要逃出去,她对这里已经厌烦了。

“公主殿下吃点吧!” 月牙关心道,她家公主自从那天起就一直躺在床上,无论说什么都不会下床,更不会吃饭。月牙很担心,公主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

“不吃,要我说几次才听得懂?”
“可。。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
“不用。滚!”

月牙还是不知道还能用什么办法让公主吃的东西,毕竟现在这公主这里只有自己能进来了。
“那我把东西放在这里了。”

月牙出来时看见一位女子,她正想行礼,却被制止了。女子试意让她退下。女子进来端起盘子里的碗,朝着碧瑶走了过去。

“都说要不了是不是听不懂人话?”
“哟!我们碧瑶有脾气了?”
“幽姨。”
碧瑶翻了身看见了幽姬。

“幽姨你来做什么?”
“听说我们碧瑶在闹绝食了啊! 就过来看看。”幽姬故意说着碧瑶。
“没有,就是吃不下。”
“看来你还在跟你父皇赌气。”幽姬笑了笑,这孩子她还不清楚吗?哪几个孩子都是她看着长大的。
“对啊!他就不该这样做。”碧瑶真的很讨厌他父皇,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可是碧瑶从小就没有反抗过,这是第一次。

“幽姨就说一句。何必这么执着呢?”
“我何必执着,那幽姨又何必执着呢?幽姨又放下了吗?”
“我有什么放不放得下的 ?”
“幽姨,你这样做无非是想给皇叔报仇。可你又不知到底谁才是真正的。。。”碧瑶很想说出来,但那个人就是自己父皇,可她知道她一但说出来就有可能一发不可收拾。
“那谁才是真正弑君呢?”幽姬质问着。
“幽姨,你宁愿相信我父皇也不相信小凡呢?小凡可是你亲侄子啊!”
“我没有这样的侄子!更没有那样的姐夫!给我们家蒙羞!他们有什么脸是我家的人!”幽姬咆哮着,她真的气了。

是的,谁都希望自己家人能平平安安的过完一生,都可以好好的活着好好的做好自己本分的事就可以了。可当她听见先皇遇刺,竟是自己那个自己敬爱的姐夫和自己的侄子一手策划的,她简直心如刀割一般。

“幽姨那样对小凡是想惩罚他罢了。可是幽姨你不要忘了,他这命可是你救回来的不是吗?”碧瑶希望能劝说幽姨,能有一点是一点。

幽姬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那孩子就是自己救的,那孩子一直都很听话的,一直都很听话的。幽姬不想伤害他的,可是她姐夫让她不得不迁怒这个孩子,她甚至觉得自己做的有些过分了,可是那又能怎么样呢?还是改不了她姐夫那罪名的。

“如果幽姨你真的不在乎小凡,那么幽姨你为什么要去学医呢?你不就是为了让他能好好的活着不受病痛的折磨吗?”碧瑶已经感觉到自己有优势的,小凡也是幽姬的软肋。碧瑶准备趁热打铁。

“幽姨其实,还有一个人你应该见见的。如果他的话你都不信,那我真的就和幽姬走两天路了。秦无炎你可以出来了。”

从屏风后走出一位紫衣少年,他就是秦无炎。

幽姬看着秦无炎心里五味陈杂。

“你爹还好吗?”
“我爹他,早在四年前含恨而终。”
“是吗?我还以为师兄现在过得很快活呢!”幽姬嘲讽着,她这师兄就是太急功近利,才把自己害得这么惨,“那你为什么还要回来!”

“我爹虽然含恨而终,是罪有应得。但是也是受了万人往的蛊惑才会落的如此下场,但是我还是不愿意放过万人往,我一家老小有错吗?万人往为了一己私利,惨杀我家一百多口人。”

“就这样?”
“幽姨就觉得仅此而已?”秦无炎反问道,他对幽姬这种反应已经很清楚的,没有什么足够理由幽姬是不会相信自己的话。
“你知道我一家老小为什么会被灭口?斩草除根幽姨应该懂得。四年前那件事幽姨自己应该清楚吧!”

对秦无炎这个突然丢出来的话题,幽姬无法回答。这件事情她当然知道,她知道那件事是他师兄做的,可她也想不明白他师兄当初为何要这样做?

万人往的蛊惑?

幽姬突然清楚秦无炎说的那番话。

“那里到底想说些什么?”
“无炎什么都不想说。只想今晚幽姨能到后花园去一趟,幽姨自然就会明白 。”
“还会打哑谜了!”
“如果幽姨还想知道真相。”

幽姬觉得这些孩子都变了,一个比一个更会隐藏自己的内心,除了自己那个傻侄子。从来都不会隐藏内心。

幽姬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她也不想知道自己这样做对不对。但是,她知道如果她姐夫是被诬陷的话,她可能现在就会去找万人往算账。

幽姬还是去了。

半夜在后花园听见的一切,让她都明白了。原来自己只是个棋子,是个稳定他皇位的棋子,好让自己这个皇帝当的名正言顺。名正言顺是吧!

这时,幽姬突然想起碧瑶对她说的,“ 幽姨如果想明白了,那明晚我们就在那里回合。说不定逃出去,我们还能找到小凡他们。”

幽姬躺在床上没有睡着。自己长这么大,第一次被人给利用了,还是去伤害自己的侄子。自己为什么那么傻,宁愿相信一个外人都不愿意相信自己的亲人。

等等,不对啊!她那时的那碗药。不好!那碗药会引出小凡体内的蛊毒,然后会引他体内的寒毒,这两种毒加起来不是要他的名吗?而且那蛊毒到现在自己都没有找到解药。真是的,自己在做什么。

要不是自己,那孩子就不会一出生就带着寒毒,那些查不出来的大夫就说这是病,自己那时还那样相信那些大夫说的都是真的,真是自欺欺人啊!他是姐姐和姐夫唯一的血脉,如果活他活不下去了,她真的无脸面对他俩了。

想到自己之前那么恨自己这个姐夫。自己真是的,还没弄清楚状况就听信了万人往的谗言。现在还能怎么办?如果真的已经发作了,那该怎么办?

就在这时,屋外传来一阵喧闹。

幽姬出了房门看见碧瑶的寝宫方向火红。她被人握住手。幽姬有些惊慌。
“幽姨不要紧,是我碧瑶啊!”
“碧瑶,你怎么会在这里?”
“计划有变,我不得不出此下策。我得快点逃出去! ”
“有什么变化?”幽姬不懂。
“今天下午瓶儿姐偷偷进来跟我说 。。说小凡他,可能。。。”碧瑶眼睛有些泛红?。
“你倒是说啊!小凡他怎么啦?”幽姬有些着急了。
“瓶儿姐说,可能撑不过几天了。”碧瑶哭着,艰难的说出了这句话。
“你确定没有听错?”幽姬有些不相信自己所听见的,不可能是真的。
“我没有听错,全都是真的。至少,至少我想在看看他。”碧瑶有些哽咽。
“ 那还不快走啊!”幽姬真的不敢相信,自己到底做了这什么。
幽姬二话不说的拉着碧瑶逃出去了。

“我们现在去哪里?”幽姬说道。
“先去瓶儿姐姐家,然后去渝都。”
“ 多久能走?”
“什么?”
“我们多久去渝都!”
“明天一早就去。”

在金瓶儿家里,幽姬就显得有些不自在,做什么都有些恍惚的,整个人都不在状态,有时还在发呆。
“幽姨还是早些休息吧!”金瓶儿说着,“事情就让我和碧瑶先去处理吧!”
“啊!好的。”幽姬回应道。

幽姬这一夜没有睡着,她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想着他对自己的一颦一笑,那个总会抱着自己对着自己撒娇的小凡,一天总会笑嘻嘻的。幽姬认为自己做的真的很过分了,可那又怎样?还能见到最后一面吗?如果能的话,真的很想见到他,那天都没有看清楚他的脸。

一大早幽姬就从床上爬了起来,一脸憔悴,魂不守舍的。早饭够没有吃就坐上了马车。
“幽姨,没事吧!”
“没有!快点!”
“行。”

幽姬感觉这速度不够啊!太慢了,以前自己认为这些马车的速度总是很快的,但是现在为什么这么慢啊!
“碧瑶能在快点吗?”
“幽姨,这马已经跑的够快了,它毕竟也是要累的啊!”

来到渝都,幽姬掀起帘子,看见的是城主府。这不是她当初跟着她师傅学医的地方吗?难道师傅也在这里?

幽姬和碧瑶一起进了城主府,幽姬看见了自己的师傅,而碧瑶看见了王二叔。

“ 师傅你。。。”
“呀!凤离你咋来啦 !”周一仙看见这个几年未见的徒弟甚是开心,“有空来看为师啊!”
“我。。我。。”幽姬有些不知道还怎么表达,因为她不是来看她这师傅的,但她也不想让自己师傅失望,可是。。“师傅,其实我是。。”
见幽姬这样心急,周一仙知道幽姬是来做什么的,“ 小凡就在你原来注意的那间房里。”
“师傅!”
“凤离知道了,谢谢师傅。”
说完幽姬就跑着过去。

碧瑶看见周一仙旁边的人,说了一句,“原来二叔在这里啊!”
“你个小丫头片子跟你幽姨说了这么,瞧她这样着急的。”
“嘿嘿,你猜!”
“你还买起关子来了。”王二叔笑着对碧瑶说着。
“我敢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情。”周一仙说着。
“呀!周爷爷真聪明!”碧瑶笑了笑。

幽姬跑到自己原来那间房,看见鬼厉端着碗出来,刚刚把门关上。

鬼厉正想给过来的幽姬打个招呼,幽姬却从他面前跑了过去,没有看见自己,鬼厉顿时就像个透明似的。等幽姬过去时,鬼厉还没有反应过来什么事,傻傻的杵在原地。

幽姬来到房门前,看见正坐在床上的张小凡,而此时的张小凡正打算睡觉来着。买对幽姬突然来的拥抱,张小凡有些懵,发生了什么事情???
“幽姬,你。。。”
“你是小凡对吗?”
“是啊!幽姬你怎么了?”张小凡持续懵,这是什么情况?
“来让幽姨看看。”
张小凡忘着幽姬,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你没事吧!”
“啊!是啊!”
“身体有没有不舒服的,不舒服要和幽姨说知道吗?”
“啊!嗯。之前不舒服,但是现在好啦!”张小凡笑嘻嘻的,“你看。”张小凡捏着双脸上的肉。
这是幽姬突然也伸手过来捏张小凡的脸,十分用力的捏。
“啊!好痛,幽姨你干嘛也捏我啊!”张小凡捂着自己的被幽姬捏得通红的双脸。
“还能调皮。”
“哦!可是真的好痛啊!”张小凡一直捂着自己的双脸。
“那幽姨下次下手轻点吧!”
“还有下一次啊!”张小凡苦诉着再有一次自己这张脸非得被捏肿不可啊!

幽姬看着这么活泼的张小凡,心里的不安就全部放下。碧瑶这孩子,看来的教练她了,真是越大越不会说话了。

“对了!幽姨,你怎么过来了,我还以为你不会。。”张小凡有些吱吱呜呜的,想到幽姨之前对自己的态度。
“没事,幽姨怎么不会原谅你的,你可是我侄子啊!不是吗?”
张小凡忽然抱住了幽姬“我就知道幽姨对我最好啦!”
“现在对你最好的不是我,是你的厉哥哥啊!”幽姬故意说起鬼厉。

张小凡放开幽姬,涨红了双脸。
“哟哟哟! 还脸红了呀!这不是我们的小凡啊!”
“幽姨你就别取笑我了行吗?”
“好好好!你休息一会吧!”

来到大厅的鬼厉看见一脸委屈的碧瑶坐在椅子上,还嘟着嘴。
“这怎么了?”
“鬼厉你的好好教教你这妹妹啊!话不可能乱说的。王二叔有些生气。
“这。。什么话不能乱说?”鬼厉一直处于懵的状态。
“你自己问问她吧!”
“我知道错了还不行吗?我又不是故意的。” 碧瑶一脸的委屈。
“没事就是小孩子胡乱说的,不要在意。” 周一仙安慰道。
“如果一语成箴了那可怎么办!”王二叔平复不下心情。
周一仙听见一语成箴了,他没有什么话说,他也怕一语成箴的。

“碧瑶!”
幽姬现在门外。
“对不起幽姨,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骗您出来罢了。”
“知道错了就行了,以后再这样非打断你的腿不可。”
“知道啦!”
鬼厉持续懵圈,现在他才是那个最迷茫的人了。他们在说着什么自己怎么什么都不清楚。

“凤离出来下。”周一仙说道。
“好的师傅。”
“皇兄他们去干嘛!”
“不知道。还有你在隐瞒什么吗?” 鬼厉追问道。
“啊!这个嘛!。。。”碧瑶吱吱呜呜的,有些不好说出口。

“师傅我们来着后花园是有什么事?”幽姬不解的问着。
“小凡你也看见了吧!”
“是的。可这有什么关系?”幽姬还是不懂。
“他体内的寒毒已经被祛除了,可是他身体里的蛊毒怕是祛除不了的。”
“师傅,你想说什么。就不要和徒儿卖关子了。”幽姬十分着急。
“准确的说,以前这两种毒是相互制衡,才让他平安无事。现在其中一个被祛除,而另一个就会有再次侵入他身体。”
“也就是说。。。”
“他的身体早已是强弩之末了,现在的他只是在硬撑吧!他自己可能比我们还请楚他自身的状况吧!”
“ 那就没有药可解?”
“至少现在是无药解的。”

幽姬的心似乎受到了重创 。前一刻自己还开心小凡没事,下一刻就被告知此时,难免有些难以接受这件事。

他俩也不知不觉的走到了张小凡休息的房门前。幽姬看着在床上熟睡的张小凡,心里有些痛处,幽姬怕他这一睡就不会醒了。

她还是悄悄的走进房门,坐在床前。

小凡你知道吗?你和姐姐长得可真像啊!真的很像,就像以前喜欢扮男孩子的她一样啊!

姐姐,我对不起你们,是我,都是我。你们让我该怎么办?我现在真的感觉自己好没用啊!明明是想救他,却成为伤害他最深的一个人。

听见幽姬有些抽噎的声音,“熟睡中”的张小凡睁开了眼睛 。
“幽姨,你怎么了?”
幽姬擦了擦眼泪,“没事,看见你就有些想姐姐了。”
“想我娘啊!我也很想见见娘啊!好久都没有见到了啊!爹也好久没有见到了。”张小凡有气无力的说道。

幽姬有些痛心,她知道,张小凡这些话在表达些什么。于是,幽姬换了话题继续聊下去。
“那你怎么没睡呢?”
“啊!我。。我天天都躺在床上,瞌睡都睡完了,怎么还能睡得下去啊。”
“你就骗人吧!是你不想睡吧!”
“呀!被发现了耶!”张小凡 笑着说道。
“好了你先睡吧!身体要好好调养。”
“嗯。”

幽姬见张小凡睡着了就离开了。

自己一定会想到的,肯定是自己错漏了什么细节的!到底是什么细节啊!

躺在床上的张小凡其实并没有睡着,他一直都是醒着的,不知从什么开始他就有些睡不着。

被痛醒的怎么可能会睡得着, 自己着心口疼了不是一天两天了。一睡着就会被痛醒,可是睡着了这的就感觉不了疼痛了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宁愿可以天天睡觉,那样就感觉不了痛苦。

可自己不能就这样睡去,还人在等着自己。

————————

谁知道我之前受了什么刺激!现在想想,我感觉自己要。。你们就当。。就当我没说行吗?至少现在是的!人设什么的,容我在想想,同人图什么的,我尼玛是要学视觉艺术传达的呀!我在干什么呀!

等高考完了之后,我要天天更!(尼玛这是开玩笑的,不要当真啊!)

还是等高考完了之后再说吧!

评论(4)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