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尽凡尘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只愿君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6

让周一仙奇怪的是张小凡,最近有些奇怪,他的病竟然会好转,按理来说不应该的。难道是自己诊断有误?不可能!这绝对不会啊!难道是这药稀里糊涂的给用对了?

周一仙看见在院子里和周小环玩的正欢的碧瑶和张小凡,他还是有些放不下,让张小凡回去再给他检查检查。

张小凡当然不乐意了,好不容易能出来玩玩,才不要回去,打死不都要。面对周一仙的要求张小凡果断拒绝。

周小环当然也不乐意了,好不容易有两个和自己年纪相仿的和自己在意玩,怎么能让爷爷带走呢?

周小环就拉着张小凡的衣袖。这下可好了,周一仙和张小凡僵持着,周小环又拉着张小凡。

张小凡突然才发现这种感觉不妙,这俩爷孙是要做什么呀!

“爷爷不许带走!”周小环撒娇了,他知道他这爷爷应该会满足她的要求的。
“这一次我一定要带走的。”周一仙拒绝了来自周小环的要求。

面对自己爷爷对自己的拒绝,周小环当然有办法的,她对现在一旁看戏的碧瑶说:“碧瑶姐姐你不是也要小凡哥哥留下来陪你玩吗?”

啥 ?碧瑶感觉刚才听到了什么?什么我也想要他留下陪我玩?我可不能陪他玩,要不我这皮非得被我皇兄给剥了呀!

“啊!没有啊!”碧瑶漫不经心的回答道,反正也不关自己什么事!

“你不是很喜欢小凡哥哥吗?”周小环不信的,就拿了这话来说。

“什么?没有!没有! 绝对没有啊!”碧瑶脸有些泛红。她这被戳到脊梁骨了,说什么都不能说出去。就算说出去了也不能被皇兄知道的。

张小凡看见碧瑶着反应他是知道的,从小就知道了。小时候除了和鬼厉比较亲近一些就只有她了。她从小就表现的很明显的。可,自己并不喜欢她,碧瑶也是知道的。

“胡说什么嘛! 碧瑶姐姐你这反映我都知道了。还骗人!”周小环很不服气,明眼人都知道吧!还装,继续装。

“还骗谁?”从远处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碧瑶一听这还得了啊!天啊!是皇兄!他听到了?没有听到? 听到了?没有听到?碧瑶明显有些心虚了!

可张小凡却像找到了一个救命稻草似的。拼了命似得挣脱这爷孙俩,朝着鬼厉跑了过去,躲在鬼厉身后,就像受了委屈的小孩。

“ 你怎么了?”鬼厉关心道。
“我不想去吃药,我不想去看病。”张小凡有些委屈。
“那就不去啊。躲在我身后做什么?”
“是周爷爷要我去的。”张小凡继续装作自己很无辜,两眼泪汪汪的,不听的看着鬼厉。
这一看不要紧,鬼厉却看的有些。。。
“鬼厉你就不要在惯着他了!”
“我没有啊。”鬼厉一脸茫然,自己有惯着他吗? 没有啊!真不懂你们是怎么看出来的!

“小凡,不许再闹了!”幽姬走过来,“不要忘了你现在还没好。要去看看知道吗?”
“可。。。可。。我真的 。。。”
“做什么事情都得分场合的!这么大了都不懂吗?还是让我在好好教教你吗?”
“不必了!我知道错了!”张小凡显得很委屈。

是的,没有人知道一直喝药,那种感觉。从小喝到大,从来没有停歇。真的,喝到现在,一看见药都有些反胃,真的,真的,不想再来了。可是,又能去怪罪谁呢?自己这样,要有错,也是自己的错吧!

这时鬼厉突然说道:“幽姨,如果真的没什么事的话。。。我想下午带小凡去外面玩玩,毕竟都他在这里带了许多天,都没有出去。想必他应该有些发闷了。”

张小凡听见后两眼直发光 ,便一直看着幽姨。

幽姬倍感压抑,这气氛。。。貌似有些不对啊!这俩孩子是想坑我吗?还是想怎样?
“这得问我师傅,他同意就行了。”

突然目光就投向周一仙。可张小凡这一招只对幽姬有用,对周一仙那就是,徒劳无获的。可周一仙想拒绝时,他感觉到背后有丝丝凉意。

这便是来自鬼厉的目光,让周一仙感觉到了凉意。旁人自然是没有看出什么端倪来,可周一仙偏偏从鬼厉眼里解读出来一句话——不让我们出去?你可想好了,你的名声不想要了?

这个感觉好熟悉。以前有谁也是这样对他的。谁呢?到底是。。。

周一仙顿时知道了。是她!他那个好徒弟啊!这也难怪自己第一次见到鬼厉有种熟悉的感觉,是她的儿子,那自然错不了了。如果真是她的儿子,她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她教的儿子自然也什么都做的出来了。不管有没有事,总之就是要让他把张小凡带出去。

周一仙咳了一声,装作自己深思熟虑的样子说着:“这个不妨碍的话,还是可以出去的。”

耶!张小凡心里乐开了花。但是不管有多开心,自己得有保持自己的形象。他就是在那里笑了一下,脸上还有些红晕。

碧瑶一见状。哎呦!这味道,我怕是带不下了,还是趁早走吧!不然也会吃撑的 ,还有对小孩子影响不好。于是拉着迷茫中的周小环走开了。

“碧瑶姐姐我们为什么要走啊!”
“ 你有没看明白吗?”
“明白什么?碧瑶姐姐什么意思? 小环不懂啊!”
面对周小环,碧瑶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说什么都有些尴尬的。还是让这孩子有颗纯洁的心灵吧!毕竟她还小。
“没什么?大人的事啊!说不清楚啊!”
“小环不小了!”周小环一听,这不是说自己小吗!周小环急了,“我十四了,十五岁就可以行笄礼了。我就成年了!”
“行行行!小环不是小孩了!”碧瑶敷衍着。
“对嘛!”周小环得意的笑着。

“啧!不对啊?”周一仙有些疑惑不解,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按理来说怎么都不可能。
“好了吗?”一旁的张小凡用另一支手撑着自己的脑袋,不停地打这哈欠,“你这都快一炷香了,还没有结果吗? ”
“不行!再来看看!”
“还要啊!”张小凡表示真的,自己现在真的很难受啊!还要!还要多久啊!周爷爷能快点嘛!都要到吃午饭的时间啦!我还要出去呢!你这是不想要我出去嘛!

“爷爷,小凡哥哥吃饭啦!”周小环的声音特别洪亮,她就是故意说给她爷爷听的。自己如果不来这一嗓子,她知道她这爷爷。。。也没什么好说的!

张小凡听见就一溜烟的跑了!谁还跟你在这坐着啊!我得收拾收拾好去玩了!

让幽姬惊奇的是这张小凡吃饭的速度,这孩子从来没有这么迅速过。真的是。。。什么女大不中留啊!他这叫男大不中留。我说的什么都听不进去,鬼厉说什么都是好的。

“我吃完了!”张小凡放下碗筷,这次他是第一次第一个吃完的。
“等会儿,小凡你嘴角有几粒米!”
“啊!是吗?”

这时只听见周小环说:“碧瑶姐姐,你不要捂着我眼睛啊!我吃不了饭了!”此时碧瑶悄悄的回应道:“此画面对你来说不宜。”

周小环心里默默地说着,什么不宜啊!不就是鬼厉哥哥给小凡哥哥取嘴角的米粒吗?只不过为什么要用手呢?那样不是更快吗?干嘛非得脸对脸呢?

幽姬也只在心里默默道,鬼厉这孩子和他爹一样是个行动派的,真是的,现在的年轻人一点也不守规矩。

周一仙和王二叔面面相觑着,同时也黑着脸。这俩孩子啊!能再明显吗?这可是在吃饭啊还有这么多的人看着,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场合吗?。。。。。。算了谁年轻时候没有这样过,算了!算了!还是孩子呢!

他们为什么都是那种表情啊!刚刚有什么不对的吗?张小凡怎么也想不通啊!那很正常的,不对吗?

“碧瑶公主,这是给你的!”一个仆人走进来给了碧瑶一封信,“那位公子还说一定要碧瑶公主亲自打开看。”

那位公子?我亲自打开?难道是秦无炎?难道父皇他们来到这里了?

碧瑶怀揣着不安打开了那封信。果然还是来了!

碧瑶把信给了鬼厉,“皇兄你好好看看吧!很显然有人把我们的事情说出去了!”
张小凡看过后说着:“这到未必 。这从信里看不出来的。关键是,那个秦无炎是找到我们了。那么秦无炎这次偷偷外出,势必会让万人往怀疑,他就很有可能通过秦无炎先到这里。”
碧瑶有些着急了,“这个秦无炎也真是的!”
“先别急,我也只是推测罢了!我想这次他出来是其他用意的!”张小凡说着。
“也就是说,实际是在提醒我和小凡先离开城主府。碧瑶根本没有告诉秦无炎我们在这城主府里?那么他又从哪里得知的?”鬼厉不紧不慢的梳理着。
这让碧瑶突然醒悟,“也就是说我们在一起的地方早就暴露了。只是我父皇一直没有来罢了,他这一来就想一锅端!”
“碧瑶,看来你也不笨嘛!”张小凡故意说道。
“这都什么时候!你还来逗我开心?”碧瑶见状有些,真的很想。。。
“那我们这次出去就对啦!出去的正好!没准还能遇见你父皇呢?”张小凡笑嘻嘻的说着。

可碧瑶觉得这个有些不妥。虽然只是个偶然,但是还是要以防万一的。可张小凡着笑嘻嘻的,让碧瑶觉得张小凡有可能再打其他主意,就没有说出来。

“那是谁向我父皇说的这事?”
本想转移话题来着。
可当碧瑶说出来后,她就想给自己来一巴掌。不就是李洵那小子吗?到现在也不见个人影,自从自己和他吵了一次,那小子就不见人影了!说什么也不要小凡待在这里,什么会影响他俩名声?这小子一肚子坏水,都不知道燕虹那丫头怎么看上他的!

“那你们打算怎么办呢?”
“很简单的事嘛!不就出去嘛!我就要大大方方的出去。告诉他我就在这里,有本事你就来抓我啊!”张小凡用带孩子气的感觉说出来。可就是太孩子气了,让人觉得有些不放心。
“ 你这也太简单了吧!我怎么觉得你也是这样说我就越不信呢?”碧瑶用怀疑的语气对着张小凡说,加上怀疑的眼光看着张小凡。
“就是越简单越有用啊!让他自己给自己画个圈把自己圈进去。这就叫做。。。叫做。。”
“叫做什么啊!”碧瑶站起来拍着桌子。
“这就叫做计策,你懂吗?”张小凡也不甘示弱也站起来拍起了桌子。

一旁的鬼厉看着,就像在看戏一样。你俩这是在讨论事情呢?还是在吵架呢?

“皇兄,你也来说说啊!”
“厉哥哥,你也来说说啊!”
二人同时拍着桌子说道。

看戏看的正起兴的鬼厉突然被叫住 ,也有些茫然。鬼厉内心:你俩甩锅甩的蛮溜的嘛!为什么不继续吵吵呢?当然鬼厉也不是那么容易接锅的,他直接把这锅给甩了,“其实小凡说的也可以的,就听他的话啊!”

张小凡一个眼神甩给碧瑶,碧瑶就一直盯着他,仿佛再说有什么了不起的,就仗我皇兄。

张小凡笑嘻嘻的看着碧瑶,有些意思是,你不是也主动叫你皇兄的,这关我什么是呢?这怎么能怪我呢?

一群人看着这俩用眼神交流,实属不易,他们在真的没有看懂这俩在交谈什么?这俩是用什么办法解读出来对方的意思的?但他们知道,鬼厉是看出来了的,你看他仨就那么在那里什么都没懂,仿佛都知道有什么意思?还不

谁知道鬼厉他是怎么看出来的!!!反正我们是不知道的!

碧瑶觉得有些不开心抱怨着鬼厉,就嘟囔着:“ 我好歹是妹妹啊!妹妹的话不听就知道听小媳妇的话!”

谁知道着张小凡的耳朵还挺尖的,碧瑶就小声的嘟囔就被他听见了,“你说什么?谁是小媳妇?”张小凡有些不愿意听见这句话。

“呀!”碧瑶装作吃惊的样子,还捂着嘴,“你不就是我皇兄的小媳妇吗?不是吗?我搞错了吗?真的错了吗?没有啊!”碧瑶说着,可她那一脸的表情出卖了她的真实想法。

“碧瑶姐姐,为什么说小凡哥哥是鬼厉哥哥的小媳妇啊!”不明白的事理小环问着碧瑶,她不懂这个,但是周小环却知道媳妇这个词不是丈夫对妻子说的吗?

碧瑶被这个问题给问懵了。她怎么解释呢?这个不好解释啊!这孩子的三观还在逐步建立起来,要是说出来着孩子的三观会不会出现像她自己这种情况。不行,绝对不行。

张小凡苦笑着对碧瑶说 :“碧瑶啊!你倒是解释解释啊!这小环在问你呢?不回答不好吧!”张小凡内心确实:碧瑶,我看你怎么收场啊!你倒是给个解释啊!

鬼厉仍是一副看戏的状态,就看看你这丫头这么回答,这可是你自己给你自己挖的陷阱,你自己慢慢爬上来吧!

碧瑶向幽姬她们投出求助的目光,可她们却纷纷回避这可怜眼神,你自己做的你自己看着办吧!我们是没法帮你的,你在我们面前说这些但是没有什么问题,可小环她还小真的不应该在她面前说的!你自求多福吧!

“到底是什么啊?碧瑶姐姐!”周小环用她那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碧瑶,一副想要知道表情。眼神甚是纯洁啊!

碧瑶秉着自己是但绝对不能让其他妹子是的选择。绝对不会,死也不会说的 !可这如何转移话题呢?对了!!!碧瑶突然想到“小媳妇”,对着张小凡一脸邪笑。对着周小环小声的说着。

张小凡发现不对,这感觉不好!不是不好是特别的不好!这丫头又要搞事情啊!张小凡只能扶额!他对鬼厉有些期盼,只要鬼厉不答应碧瑶也绝对不会做的。因为可能,不,是绝对,碧瑶这次要对他下手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周小环很开心的笑着,“碧瑶姐姐!碧瑶姐姐!小环想看,你能和小凡哥哥说声吗?”
看来碧瑶的计谋成功了,“好啊!我这就去说说吧!”碧瑶笑着,对不起啦,小凡!

可碧瑶走向的确实鬼厉,她对鬼厉说了一些话,顿时鬼厉就看向张小凡,那眼神里充满的不是反对而是十分的满意。

“小凡。”鬼厉看着张小凡,“我也想看看。”

什么?想看什么?难道???
“不行!不行!绝对不行的!”张小凡一个劲的摇头,他表示拒绝。真的不可以啊!
“我都不行吗?”鬼厉说到。

正当张小凡想给鬼厉一个合理的解释时,他感觉自己被抗起来了。是鬼厉啊!可他反抗不的。无论是年龄比他小,还是身板比他小,连力气也比他小。

张小凡就这么被鬼厉抗到这碧瑶的房间里。却被鬼厉轻轻的放在了床上。可这时的张小凡有些害怕了,他不明白鬼厉想看什么?也不知道鬼厉听到了碧瑶说什么?他感觉有些不好,很不好的。
“你在这里乖乖的坐着!”
什么?让我坐在这里?

鬼厉走出去了,进来却的是碧瑶。
只见碧瑶把门关了,笑嘻嘻的对着张小凡 。”小凡,对不起啊!我也不想的。我总不能祸害好人家的姑娘啊!”
张小凡捂着自己的身体,看着碧瑶,“那你就认为可以祸害我吗?”张小凡有些生气但又怀着些许不安。
“可是,你不是说了吗?你要大大方方的出去啊!这样你不会被发现的,可以掩人耳目啊!多好啊!”碧瑶解释着自己的想法!
“不行啊! 我就是不要!!!”张小凡果断拒绝了碧瑶的请求。
“小凡,这可是皇兄答应了的啊!你不愿意也得愿意啊!而且这也方便你行动啊!不是一举两得吗?”碧瑶用鬼厉来压制张小凡,这肯定有用的!

沉默了一段时间。张小凡还是很不情愿的答应了。毕竟这个,行动起来真的会很方便的!

门外的鬼厉站着,周小环不知道什么时候现在了门外。
“诶!鬼厉哥哥不是经常见过吗?为什么还很期待呢?”周小环疑惑着。
你说什么?我经常见?
“碧瑶都说了什么?”
“嗯。。。 就是。碧瑶姐姐说小凡哥哥以前经常穿女孩子的衣服,然后经常和鬼厉哥哥你在一起扮演夫妇,然后小凡哥哥穿女装很好看。然后小凡哥哥就被他们戏称鬼厉哥哥的小媳妇啊!所以我就很想看看小凡哥哥的女装啊!”

鬼厉听见差点没有一个踉跄摔下去,碧瑶这是在干嘛呢?只不过女装的小凡,自己也想见过。听母后说过,如果小凡是女孩子, 可能会有许多世家公子喜欢的。

还真有些期待!
————————————
这么久更不是我的错!谁说高三毕业很闲的?!!我现在在家就像个保姆一样,什么事都是我在做,忙里忙外的。刚考试完就重感冒了,差点没有爬起来。本来昨天打算发的,结果左手被割了,右手被烫了。

嗯。。。下章出现女装dalao张小凡了。(ฅ>ω<*ฅ)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周小环妹妹现在就是助推小能手,对没错!推动感情的小能手!好的,为了弥补我的过错我打算明天再来一章!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