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尽凡尘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只愿君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7

咔叽一声,房门打开了。出来的却是碧瑶,可就是没看见张小凡。碧瑶笑的很苦涩,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自己到底干了些什么?天啊!自己还是不是女的了?还好张小凡是个男的,不然这小子祸国真的不假了!

“人呢?”鬼厉问道。
“打死都不出来啊!”碧瑶摊摊手,表示自己很无奈的,“大概觉得有些害羞了吧!”碧瑶无奈的笑了一下,“换之前还说的好好的,一换完就不认了。”

“什么嘛!我只是说着要换衣服罢了。你干嘛还给我化上了呀,还给我梳的什么发型那!真是的!”张小凡在房间内不停地抱怨着。
“你自己出去看看哪个姑娘不是化了妆的?哪个姑娘束着发的?哪个姑娘不是头上没有发簪的!”碧瑶拿这个张小凡也没有办法了!姑娘就得有个姑娘的样子嘛!
“不,不管你怎么说我都不会出来的!”张小凡这是铁了心不出来了!
“小凡,出来!不想出去了吗?”鬼厉实在看不下去了,这俩要是再说那可能就是吵架了。
“那。。。那。。那你不许笑话我。”张小凡有些妥协了。

只见扭扭捏捏的走出来了,但,他还是用那袖子把自己的脸给遮住。还是不肯见人。

“好了!好了!都出来了!丑媳妇总是要见公婆哒!还什么羞嘛!”碧瑶笑嘻嘻的说着。
“谁是丑媳妇啊!碧瑶你今天可要说清楚!”张小凡总是讨厌被人说成这样。他一生气就放下了袖子。
看你还不露脸,这不露了吗?碧瑶内心愉悦着,可,看见他那张脸,碧瑶也不开心了。他真的是比自己好看太多了,小子这辈子为什么不是个姑娘呢?

只见张小凡梳着双平髻,鬓带斜插着绿雪含芳头花,耳带蓝白琉璃耳坠,脖子上带着一根银制的项链,微微散发着蓝光。身穿水蓝色的绣花罗衫,下着珍珠白湖绉裙,还披着一件淡蓝色的翠水薄烟纱。腰间系着青色玉佩,手腕处带着碧色的玉镯子。双足着羽蓝色浅白蝶纹绣花鞋。

张小凡脸上淡摸了胭脂,嘴唇上也淡摸了一些朱红。眉心贴三瓣红色桃花的花钿簇黑弯长的眉毛似画非画,一双清眸留盼的眼睛与平时相比,真是焕然一新,也多了几分妩媚。本来就乌黑飘逸的长发,在这种感觉就散发着仙子般的气息。

张小凡对鬼厉莞尔一笑,脸上泛起了红晕, 颊间也微微泛起酒窝,甚是好看极了。肌若凝脂,气若幽兰。

鬼厉看的有些出神,这样的他,自己还是第一次看见。平时的他,用是一身素衣,半束着发,发上总是绑着一根白色的发带,用碧瑶的话那身装扮就是——披麻戴孝!从来不打扮一下自己。平时的张小凡就面若好女,这一打扮起来真的就如出水芙蓉一般,秀魇艳比花娇。

张小凡看着鬼厉,“不好看吗?”
“没有!挺好看的!”
“看见没有?我说什么来着。”碧瑶右手靠在张小凡肩上得意的说着。
“才没有。”张小凡很不服。谁知道这时周小环却说:“原来小凡哥哥当小媳妇真的很好看啊!碧瑶姐姐没有骗人啊!”
听见周小环这句话,张小凡差点就是一个踉跄摔下去,碧瑶真的想找个地缝把自己塞进去,而一旁的鬼厉就这么的看着这俩的反应,他面不改色的现在那里。
张小凡强忍着,装作自己满不在乎的样子对周小环说道:“小环啊!这个小媳妇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周小环斩钉截铁的说道:“当然知道啊!所以我才说的啊!碧瑶姐姐你说对吗?”
碧瑶在那里苦笑着,内心真的很无奈啊!
“那个,小凡你先不要生气啊!你听我说啊!你现在最重要的是注意仪态。要大方得体,行为举止要端庄的!”
“我当然知道了。所以说,你现在最重要的是编个理由!不然让你父皇看见了,不好解释是吧!嗯。”张小凡笑嘻嘻的对着碧瑶说。
可碧瑶感觉到这笑容还带着几丝寒气,明白这是自己闯的祸,自己得来担当了。
“没事你们放心吧!我肯定会有一个好理由的!”碧瑶也是笑嘻嘻的,她脑子里装的什么鬼厉还不清楚,想必碧瑶这次肯定又有什么离奇古怪的故事出来了。

鬼厉带着张小凡出来之后就有些后悔了。这些男的就像没有见过姑娘似的一个劲的看着张小凡,鬼厉我觉得不能在让张小凡穿成这样了,万一。。。

可张小凡却不在乎啊!他还在乎什么呢?他只觉的这样行动很方便的,谁会怀疑一个姑娘能做出那种事情来!

鬼厉现在恨不得马上就要带着张小凡回城主府里,却张小凡拉住了。他回头看着张小凡指着后面。
“你想要吃糖葫芦?”
张小凡点点头。
“想吃就。。。”鬼厉才想起来他现在是装成女孩,一说话就会暴露。“行,去买吧!”
张小凡一个劲的拉着鬼厉,让他快点。

“小姑娘你要买我这糖葫芦?”
张小凡点点头,你这不是不废话吗?我来你这不就是买糖葫芦我还能买啥啊!
“那里要几串呢?”
张小凡竖起两根手指,很乖巧的看着卖糖葫芦的。
“来给你啊!”
张小凡试意让鬼厉把钱付了,然而自己待在旁边开始吃着一串糖葫芦,他当然不在意了。反正又不是自己付钱。
鬼厉也是知道,他喜欢吃糖,可是一次也不能吃这么多。他也想去说说张小凡,都这么大了,虽然多吃糖也没有什么不对,可鬼厉就是想对他说些什么。
“小凡啊!这糖。。。”
鬼厉还没有说完就被张小凡用另一串糖葫芦堵住了嘴。鬼厉咬着那串糖葫芦,真的是。。。可是张小凡却对着他笑着。鬼厉还是没有说什么,只是说了,“下次少买点,我不喜欢吃这个。”
张小凡笑了笑,嘟着嘴看着鬼厉。
“好了,不要这样看着我。去其他地方吧!”张小凡点了点头,就拉着鬼厉走了。

张小凡第一次来这里,自然有些兴奋。他东走走西逛逛的。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人在一起赶集,还有人玩杂技的,在京城他就没有看见过这些,自然是新奇。

从小大多数时间都是待在自家院子里玩,只能听仆人们讲讲外面有多好玩!可从来没有机会出去玩。外面有许多好吃的,可自己也没有吃过。就连那糖葫芦是第一次见到实物,以前只是听说过那糖葫芦很甜的,又是红彤彤的。现在一吃真的很好吃,可是里面是酸的,但那仆人没有说过里面是酸的。他还听说渝都山海苑的绿豆糕很好吃的。这次他一定要去吃的!希望这次那仆人没有骗自己。

在他正打算要去找山海苑时,张小凡看见了一位老婆婆在捏泥人。张小凡很感兴趣,他小声的对鬼厉说:“我想去看看那个!”张小凡指了指泥人。
“哪个?”
“就是那个啊!”张小凡仍然小声的对着鬼厉说?
鬼厉说着张小凡指着的方向望去,看了几次才看清楚,“原来你说的是泥人!”
“那个是泥人啊!第一次听说诶!”张小凡第一次见过这些小玩意儿。在京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他,真的就像个闺阁中的女孩一样。
“你想要吗?”
张小凡点点头。他甚是喜欢这些小玩意儿,看起来真的很可爱。

“姑娘你想要一个吗?”老婆婆问着盯着泥人看的张小凡。
张小凡摇摇头,他很喜欢这些泥人,虽然很喜欢但是他觉得这些泥人虽然好看但是易碎不容易回复,就像人的生命一样碎了就没有了。他只是喜欢看着这位老婆婆做泥人。
“小凡,你之前不是跟我说你想要一个吗?”
张小凡仍是摇摇头,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产生这种想法,他有些不安,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他总觉得像现在这样安稳的日子过不了多久就会逝去。
“你怎么了?突然愁眉苦脸的?”鬼厉发现张小凡的异样。他感觉张小凡有什么心事,但是从来不会告诉自己,他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吧!从前有什么不开心的都不会跟他父亲说,总会找自己来诉苦,自从他娘过世后,这孩子就特别依赖他,比他父亲还要依赖。
张小凡还是摇摇头,什么都没有表达,就只是盯着这泥人看,若有所思。
“小凡。”鬼厉突然见了张小凡一声。
“啊!”张小凡转头过去,鬼厉把他没有吃的糖葫芦塞给了张小凡。张小凡看见着糖葫芦,真是的,说不喜欢吃还真没有吃。
“笑一个,来!”鬼厉突然捏住张小凡的脸,张小凡就这么盯着鬼厉。“听话,笑一个。”鬼厉尽量在逗着张小凡开心,他不明白这孩子为什么现在就这么阴晴不定呢?
迫于无奈的张小凡笑了一下,“这就对了那嘛!笑笑听可爱的!不是吗?”鬼厉对笑着对张小凡说。他觉得自己的笑容也很僵硬,毕竟他真的太久没有笑过了,和张小凡不一样,他是不想笑而自己是真的笑不出来,除了在他面前。

“你俩真的挺配的!”老婆婆看着他俩的一举一动,不知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
“嗯!不瞒您说这是我小媳妇啊!”鬼厉突然抱着张小凡说着这句话,脸上洋溢着笑容。现在的张小凡是穿着女装的,现在这么说也不会有什么不对的,其实这句话他真的想说,很久以前就想对他说了。

面对突然被抱着,张小凡没有什么反应,他都习惯了,可是当听见说是他小媳妇时,张小凡低着头瞟了一眼鬼厉,却很快的收回来。他被这句话给惊住了!他一直没有想过鬼厉会说出这句话来着。他一直以为鬼厉说的他只有他他一人原来是这个意思吗?
“小夫妻吗?这也难怪了。”老婆婆的话有些让他俩摸不到头脑。难怪什么,有什么难怪的!张小凡和鬼厉面面相觑着。张小凡看看自己,鬼厉也看看自己,同时鬼厉也看了看张小凡。也没什么不对的。
“这么甜蜜的,不是小夫妻还是啥?”老婆婆笑着对他俩说着,只不过在手捣鼓这什么东西。
这可真让他俩吓着了。还以为有什么不对的,松了一口气。谁知道当他俩认为都好了的气候,老婆婆递给了张小凡一个小泥人,这是老婆刚刚做的。
“送你的姑娘!”老婆婆笑着对他说。
张小凡接过泥人很开心,可,这个泥人有些奇怪啊!他也说不出那里怪了。“这个不是这么容易给你哦姑娘?”
什么还有要求吗?我就知道不是我这么简单。接下来的要求差点没被弄出内伤来,“你们打算什么要孩子啊!”
张小凡脸都要胀红了。大娘啊!你这什么意思?为什么你会这么想啊?为什么现在的老人总是期待有孙子抱呢?为什么?
可鬼厉却面不改色的对老婆婆说:“很快了。等他身体养好了之后我们就打算要。”鬼厉貌似很认真的在回答这位老婆婆的问题,这让张小凡感觉很是难受。

他是男的,不行的。鬼厉总归是一国太子,以后总会继承皇位的,总得有个孩子来继承皇位的。自己就要这么一直赖着鬼厉不放吗?自己也该懂了吧,该放手时也得放手的。不然要鬼厉背负责吗?自己虽不知碧瑶那件事有没有骗自己,如果骗了自己那么自己真的就有理由放弃了。可是如果没有骗自己,那自己用什么理由让自己放弃。

可是张小凡还是笑容面对着鬼厉,他真的发现自己变了,以前自己什么都会说的,怎么现在自己却开不了这口了。真是越大越把自己的内心藏的越深了。

“我们先走了!”鬼厉对着老婆婆说着。
“嗯,下次再来啊!你们俩挺漂亮的,孩子以后也会很可爱吧!”老婆婆这时还不忘说着他俩这件事情。
可张小凡却真的很不安,他不相信再听下去了,再听下去他怕自己就会想的越多,想的越多自己这种感觉就会越强烈。他就越对鬼厉说不出口,他真的,真的希望自己就是个真真正正的女孩,这样就可以和他永远,永远的在一起。可他又觉得自己真的很贪心,就算自己是女孩,可他不可能就只有自己一个,他可是需要继承人的。自己真的办不到。

张小凡的一些小动作鬼厉看的很清楚,可他却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可他知道他现在应该很难过,他说的那些话。说者无意听着有心,这句话真的没有错。

鬼厉突然就抱着张小凡,:“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
“什么嘛!什么故意?我什么都没有说啊!”张小凡装作无所谓的说道,“厉哥哥你又想多了吧!”还是那种调皮的语气,可却少了几分原来的天真。
“你为什么不想告诉我呢?”
“告诉什么嘛?我有什么要告诉你呢?”
“出来是想让你放松一下的,却让你心事重重的。是我不对,没有考虑周全。”
“干嘛说的像是你的错啊!你说的可真让我无法承受啊!”这时张小凡有些想推开鬼厉,但越是想推就鬼厉越是抱的紧。
“厉哥哥,你这样子我有些喘不过气了,”张小凡小声道,“这里还有这么多人看着呢!”
“那有怎样?你觉得不行?”
“不是的。”

张小凡自然觉得这抱得越久越好,他真的怕现在不能抱,以后得时间会越来越少,现在能抱一刻是一刻。哪怕以后再也不能在拥抱在一起,也许这也是最好的回忆吧!

这时咕噜的一声响了。张小凡有些不好意思了,是他的肚子在响。“那个厉哥哥,我饿了。”
“是吗?那你想吃什么?”
“那你至少先放开我吧!让我好好想想。”
“行!”鬼厉这才放下。

张小凡突然想到了以前仆人说的山海苑了,他说那里的绿豆糕很好吃的。可张小凡却不知道着山海苑在哪里。他就有些无奈,毕竟现在装作女孩子,不能大声说话。他就只有踮起脚在鬼厉耳旁轻轻说他想去山海苑。

其实鬼厉他也只知道山海苑的绿豆糕很好吃可他却不知道在哪里。因为以前张小凡所知道的山海苑的绿豆糕很好吃其实是他对张小凡家的仆人说的,他那次是想让张小凡陪他一起去渝都玩玩的,可惜的是张小凡没有陪他一起去,他也没有去过。所以鬼厉也是第一次来这里他也不知道,但是他绝对不能给张小凡说。只好硬着头皮拉着张小凡在这渝都城里乱窜。

鬼厉知道不能让张小凡知道他不知道,那他就带着张小凡遛圈子,反正总会找到的。
“小凡我先带你去吃些其他的东西。”
只能用这句话先缓解着。
鬼厉找到一家面馆,说是面馆其实是一家面摊。对于根本没有吃过这种路边摊的鬼厉自然有些嫌弃,但是为了面子他真的要放弃这些不必要的东西。
“那个店家来来两碗面!”鬼厉很不情愿说着,却看见张小凡一脸期待的样子。他和自己一样,只不过自己要比他好那么一些吧。张小凡从小就没怎么出过他家那后花园,天天吃的都是家里厨师做的,总是特别清淡,鬼厉自己去吃过几次,他都要吃吐了。真的不知道张小凡是怎么吃这么久的。

“来二位客官你们的面。”
张小凡面对一碗面条很是奇怪,他从来没有见过更不用说吃了,听都没有从仆人嘴里听说过这种东西。张小凡只能按着鬼厉的动作来吃面。
这面有些清淡,张小凡觉的还好,可是鬼厉一边嫌弃,还一边吃着。心里还不听的在抱怨着着面也太清淡了,和张小凡家吃的有一拼。
吃完面后鬼厉暗暗发誓再也不来这家了,真是不好吃。可当发现张小凡在盯着他时那种眼神,他又觉得只要是和张小凡来吃就,就算是妥协吧!

张小凡绝对不会放弃能吃到这绿豆糕的机会的,他一定要吃到。于是就在鬼厉面前不断暗示着,一定要去啊!

要说他俩运气还不是一般的好,这乱窜就窜到了山海苑前。其实是鬼厉在给店家付钱时问了一下怎么走的。要说他俩运气也不好,就是遇见了那许久不见的李洵,那人后面还有万人往和田不易,还有喜欢搞事的曾书书。

这个局面真是乱套了。
————————
啊!这次是真的我的锅了,本来想着写些甜的,但是时光笔墨听多了我就想写be了。也不知道我这么写下去会不会真的be。因为写不下去甜的,所以就是很少的!哈哈哈哈哈,真想来个伪be片段,嘿嘿嘿嘿!但我真的不是后妈!
最近有些皮肤过敏了,手上全是水泡,所以打字没有那么快了,总会分心,而且还很痛,体谅一下吧!所以也不是很多。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