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尽凡尘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只愿君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伪be)

这两年来,鬼厉已经记不清自己来着渝都有多少次了。每每来这里都是在自己心烦之时,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心烦。是每日的政务繁多?还是每次老臣们让自己立后?还是自己没日没夜的思念?

再次来到这山海苑,这里还和从前一样。进进出出的人们,忙的不可开交的小二们。这里仍然充满着是菜的香味,茶的清香。

现在门前的鬼厉似乎想起了什么,他不紧不慢的走了进去。店小二看见有人进来,自然是非常客气的说着:“客官需要这什么?”鬼厉楞了一下,然后回答道:“一份绿豆糕。”店小二回答了一声:“好嘞!马上给客官。”鬼厉突然拍了一下店小二的肩,轻声说道:“打包。”
 
没过一会儿,店小二拿着打包好的绿豆糕给了鬼厉,见鬼厉走后便对一旁的店主说着:“这位客官为何每次来着就只要一份绿豆糕,而且还打包走?”店主叹了一口气 ,慢慢说着:“你来的晚是不知道的。他这是给自家小娘子买的,我只知道他那小娘子很是喜欢吃我们这里的绿豆糕的。”店主所有所思,接着又说,“可我们也只见过他那小娘子一次。他那小娘子生的甚是貌美。”

有一个闲着的店小二过来说道,“你是不知道啊!他那小娘子可是那小凡姑娘,不仅人生的貌美,也十分的和善。”这样夸这那小凡姑娘,这位店小二也是想见见这位姑娘,“那这位姑娘现在如何?”可是这时只是黑着脸看着他俩,“还不如工作,还在这里闲聊什么。”这两位店小二很是不情愿的走开了。

这位店主只见过她一次,也就是在这门前站过一会儿,之后再也没有见过了,只是听说这位姑娘最后是与这位面如冰山的公子成亲了。虽说是冰山,可是郎才女貌也是很配的。

鬼厉看见一家面摊,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只不过那个店主的女儿已经是亭亭的少女了,这位店主还是穿着他那久久不变的粗布衣。 他说过不在来这家吃了,除非有他在自己身旁。可自己已经来着吃过几次了,都没有他的陪伴。

“客官今天也要来一碗吗?”那位姑娘冷冷的说着。 鬼厉没有说话就自己做了下去。“看来是要的对吧!”姑娘还是冷冷的说着。鬼厉还是没有说话。“看来还是老样子。”

这位姑娘知道,鬼厉一直以来都是这样,她这样做只是出于自己的想法罢了,习惯可不是那么容易改过来了的。可这习惯真的让她觉得自己又是那么的无聊极了。

“这是你要的,不喜欢的话桌上有你想要的东西。”那姑娘递给鬼厉之后就离开了。现在一旁嘀咕着:“真的不知道像小凡姐姐那样的人,为什么会喜欢他这样冷冰冰的人,一点也不好交流。”她父亲就在一旁说着:“那姑娘又不是你,你不喜欢不代表她不喜欢。别人的是以后少议论。”那姑娘只是轻声的切了一声。

等鬼厉走后,她去收拾时发现一旁的东西仍然是没有动过。明明以前是会动的,现在竟然不会去动了,不是不喜欢吃清淡的吗?真是搞不懂他在想什么,以前不是说过再也不来了吗?这都来了多少次了!姑娘一边擦着桌子, 一边抱怨着。

在距离面摊不远处,鬼厉发现那位老婆婆仍然还在那里卖她的泥人,看来她的生意似乎不错,着泥人卖的差不多了。鬼厉装作没有看见着老婆婆的过去,可,老婆婆还是发现他,并且见了一声。

“那位姑娘怎么没有和你一起来呢?”
“他最近感染了风寒。”
“是吗?”
“嗯。”
老婆婆自顾自的在捏着她那泥人,还对着鬼厉说着:“人老了,记性太不好了。她那天是穿着一身蓝色的衣服吧!”
“对。”
“手里还拿着什么来着?”老婆婆有些记不住。
“糖葫芦。”
“她很爱吃吧!像她那一样的女孩子一般都比较喜欢吃跳的。”老婆婆回忆这以前相遇的事情。
“是的。”
“来这个给你。”老婆婆递给了鬼厉一个泥人。这泥人鬼厉一看有些熟悉,这不是他那天出来的样子吗?
“人老了,有些记不住了。不知道像不像。”
“像的。”
“等她好了,记得经常带她出来逛逛。这都有多久没有见过她了。”
“知道了。”说完后便匆匆忙忙的离开了,这里他一刻也待不下去了,这里总会让自己变得很不安,会回想起那天的种种,能一直是那样该有多好!

在离城主府不远的地方,鬼厉买了两串糖葫芦。自己习惯性的买两串,一串给他,一串给自己。 明明自己不喜欢吃甜的,可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却喜欢吃这些甜的。他说过心情不好的时候吃着甜的,心情自然会好的。可自己吃了这么久了,心情怎么可就是好不起来呢?

来到城主府,碧瑶早早在这里等着鬼厉来了。
“他如何了?”
碧瑶只是轻声呢回答了一句,“自然和以前一样。”
“是吗?”
碧瑶觉得她这皇兄真的那么。。。
“皇兄以后不要再来了,可以吗?”碧瑶鼓足勇气和鬼厉说着,她很早就想对鬼厉说了,可一直没有说。
鬼厉只是现在那里一言不发。
“他不可能会醒来了,你还要坚持吗?”
“走开!”鬼厉一把推开了碧瑶,“我的事不用你来管。”

独留碧瑶一人现在大门外,碧瑶总是想不通,为什么会这样?难道自己阻止他是错的?不知道,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错。在世人看来鬼厉是疯了,可只有为数不多的人知道他为何会“疯”。

没错他是疯了,要在两年前就疯了。

碧瑶只记得那天不知为何城主府会有大火。那火烧的很大,半边天都是火红的,从远处看着直让人心慌。

碧瑶也只记得她回到城主府内看到的是丢了魂似的鬼厉现在大火前,却不见张小凡的踪影。碧瑶就觉得这事不妙,于是她上前询问事情原委,却被鬼厉一把推开了。

鬼厉在被烧焦的房屋的废墟上不停地翻动着,他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不顾自己的手被烫伤,也不顾旁边那熊熊烈火。他嘴里一直喃喃道“不在这里,不在这里。”

碧瑶想要去帮忙,仍然被推开了。鬼厉却说了一句“不用你管!没你就没有这些事。”碧瑶傻傻的坐在地上发愣。什么没我就没有这些事?又不是我。。。我。。不,是我的错。是我不该心软放了那人,是我啊!可是,我真的也想要帮你啊!

就在碧瑶发愣时,她听见鬼厉说道“找到你了。找到你了。”碧瑶只看见 鬼厉跪在那废墟上抱着一个人。在仔细一看,那人正是不见踪影的张小凡,只不过他那右脸已经被烧伤了,那伤触目惊心。

半夜碧瑶躲在自己的被子里哭泣,她听见了,真真切切的听见了。他虽然没有多大的事,可是因为被砸中了大脑,苏醒过来的机会很少,换句话说就是永远醒不来。想必这对鬼厉来说是最大的打击。自己永远得不到原谅。不可原谅。

鬼厉不紧不慢的走进花园的地宫里,这是第几次进来了,记忆已经模糊不清了。每每来到这里总有一大堆的话想诉说着,但那人从未有过半点回复。

他还是那样的熟睡着,就和以前一样。只不过从那以后再也没有醒来过。那右脸上的伤疤无法消除,是谁也无法接受自己脸上有那么明显的伤疤而自己的爱人在坚持的待在自己的身边,那样只会在内心充满无限的自责与内疚。可张小凡并不会介意,因为他也无法介意了。

只有每次握着他的手 ,还能感受到那一点点的温暖,鬼厉才会相信他只是睡着了。睡着了总会有一天会醒来的,不管是还要在等几年,还是几十年,哪怕是一辈子自己都会等下去,只要有那么一丝丝的希望自己都不会放过的,他以前也是这样说过的,那一次都能成功这一次也一样能成,只不过是在多等那么些时日罢了。

“你知道吗?这次我也带了很多你爱吃的东西。”说着便从袖子里拿出来很多东西。”你看这个是山海苑的绿豆糕哦!你以前总是吵着要我去买,那次以后就没有去过也没有再给你买了,这次我又买了呢!你什么时候可以来吃一口呢?”

说完便想把绿豆糕放在一旁的桌子上,可是上面还堆着鬼厉上一次带来的东西,有的都已经坏掉了 。可是鬼厉却收拾了一下,又把自己这次带的东西放在上面了。

“她还是那样的讨厌我,她总是不明白为什么你会对我那么好,好到连我都不经在思考着,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我有什么好的,让你这样对我?可我什么都没有为你做过的,你总是为我付出那么多。你起来吧!我也想知道你的回答,能告诉我吗?”

回想着以前的种种,自己并没有知道这是为什么,就算那次听到了一些可那绝对不是真正的原因,就只因为自己只剩他一个人了?不对,一定还有其他的原因,自己真的很想听,可每次都没有勇气去问他。自从他和自己在一起过他就没有多少好日子过,每次都为自己挡住那些伤害。

鬼厉又拿着那个泥人,笑着说道:”你看,这是你喜欢的泥人不是吗?那位老婆婆还记的你喜欢这个。你看这个是按着你的模样做的。虽然不是很像,可我觉得你会很喜欢这个的。你还不知道吧!那位老婆婆每次见着我都会问你没什么没有和我在一起,我总是说你生病了,没法来。这个理由你也觉得可笑吧!说多了总归会有怀疑的,可我总不能说你躺在这里已经有两年了吧!”

鬼厉又摸了摸他的脸,说着:“那些老臣真的很讨厌,每次上朝用劝我要为后代着想,要尽快立后立太子。可是他们又有谁不知道我想立的人是谁!总是劝我!总是劝我!我真的受不了了。难道他们真的不理解我吗?以前又不是没有过这种情况怎么到我就不行了?”

这一番话说出来鬼厉知道他不会回复自己,以前自己不说话他都会想一些办法来让自己说话,说自己这话不多,惜字如金吗?有些话要说出来才好,不然会憋出毛病的。可是现在自己话多了,你的呢?

“你不会嫌弃我现在话多了吧!不仅多而且还要经常来烦你。你不会讨厌我吧!”总是喜欢自嘲着,可是他也不会在来调侃自己了。“你什么时候能醒来呢?我们一起去看,一起去游山玩水,很多东西你都还不了解呢?不是吗?还有很多很多的地方我们没有一起走,很多很多东西你还没见过呢!”

碧瑶一直站在地宫的出口,她也一直在等,等着那一天有机会了,她相信他一定能过原谅
自己,哪怕是一星半点的机会。可他出来之后还是对自己不理不睬的,任然对自己只有那么冷漠。从那以后就没有正眼看过自己一次。一次哪怕只有一次,自己就能解释清楚了,他从来没有给过自己一次机会。
——————————
这篇连be都不会写的我,现在真的没啥灵感了。我想还要不要填坑了,一个以前的坑,虽然设定都忘了,但是还是有个新设定。哈哈哈,填坑吧!

评论

热度(5)